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或雪】芳华烟火

 @Galaxies 

久等啦!那个,不知道好不好吃,还请你笑纳╰(*°▽°*)╯

希望你吃粮开心!♪(^∇^*)



  狐狸奔波千年,终于在一方落脚。

  他看过万千山水,见过无数美景。他的脚印踏在雪泥上,如鸿鸟的爪印,不一会儿便被掩盖。尾巴扫过野草,扫过花瓣,扫过水潭,在他走过的地方划出一丝一丝的涟漪,然后消逝。

  他是狐狸,看见昔日农村被铁皮覆盖,看那绿色青翠的地方逐渐灭去踪迹,成了钢筋高楼。当时光在变,狐狸的心境也悄然改变。原本空无一物的大地出现好多条路,那是人走出来的,他只是在他们背后踏步跟随,肆意摇着尾巴,看尽这三千世界。世界是画布,彩上好多颜色,一层又一层,而他亦然看在眼里。一层一层的铺垫,他随意游走,却不留下丁点踪迹。当画被涂得满满,里头当然没有他的位置,因为他早已麻木,徒留旁观却不牵涉其中。

  他是狐狸。而某一日,他悄然定居,正如他悄然流浪。

  那是一个孩子,逼得他停留某处,长久不走。

  那孩子叫天野雪辉,是个令人怜爱的乖孩子。

  ——然后一瞬间,就没了。

 

  犹记得那是一场雨。

  狐狸不喜欢化作人形,他喜欢以自己最自然的姿态在世界走走停停。雨下得极好,酷夏炎日都让雨水洗干净了。他在雨中,毛发湿透。他难得解开身上隐身的术法,四下无人,被踩出水花的水渍也回复原样。在这透明的雨雾中,哪里都是模模糊糊看不清的,依稀能看见人类住宅的轮廓,隐隐的LED灯光在雾中,现在再也不是以往,那灯光啊是不会如蜡烛般容易熄灭,颜色光泽也不再昏黄。

  他觉得人类发明的据说是可以节能省…似乎是省电?,嗯…是了,节能省电…这灯看来是可以做到的,可他讨厌这个灯光。太白太亮,他只觉得好冷,让他觉得自己走过的地方都好冷,连人心都是冷的。

  温暖不再。狐狸仍然在流浪。

  他是妖,又或许是仙。妖若愿意修成正果倒也能成仙到达九重天,可现在没人愿意那么做了。仙人无欲无求,做人岂不快活?若如妖,随了自己的愿,从了自己的念,也可算是生活的另一番趣味。可他找不到同伴了,家乡不知什么时候也不在了。流浪啊流浪,小狐狸成了大狐狸,大狐狸呢,成了老狐狸,老狐狸之后还能变成什么呢,他想,大概是老妖怪了吧。

  狐狸成了不老不死的妖怪,尾巴从一条变成了两条,两条变三,三变四,四变五…最后他有了九条尾巴,成了一个妖力不凡的狐狸…妖怪。

  若是逍遥便好,可他觉得无趣,觉得无聊。

  世界在变,狐狸自从自己多了条尾巴后便觉得世界不再是他眼中的世界。世界不接纳他了,他被抛弃了。世界是一片黑暗,而狐狸是小小的一团光,在黑暗中微微亮着,黑色的浪可以轻易将他吞没,而他只能划动手脚寻找浮木。

  或许浮木真的让他找到了,所以说,那孩子真的是个令人怜爱的孩子。

  小小的生命啊,你是多么地可爱,多么地脆弱,为什么会有人愿意抛弃你呢?

  狐狸在雨中,在某个转角发现一个刚出生的小小生命,微弱地呼吸。他还没见过这个世界,就要被人类无情抛弃。这雨让狐狸都觉得冷,好冷的,为什么人类狠心让你在这里哭着闹着呢?

  婴儿估计是之前哭累了,狐狸靠近时已然没有反应。但狐狸感觉得到小生命的微弱心跳,轻轻地,砰砰,砰砰,你听,在跳着呐。

  狐狸化作人形。

  狐狸把这可怜的小生命抱在怀里。

  周围是雨,可狐狸决定在此定居。

 

  狐狸难得动用了好久没有的媚术。

  “这位大哥,这屋就便宜卖我们吧,分期付款成不?”也好久没说话了,还差点用了千年前京城的官腔。

  “噢…好好好的……”

  人类大哥迷得昏倒。狐狸啧了一声,太久没用媚术,效力太猛控制不了。

  他随即抹去小婴儿脸上的雨水,略施法术把自己乔装改扮,可那银发红眼睛真的改不了。也罢,反正人类有个病叫白化症,大不了被人叫‘白子’吧。

  狐狸使出妖力为小婴儿续命,他不能为小生命做太多,妖力注定不能与人体相容。他们去了附近的诊所,狐狸照旧使出了媚术,成功在医院免费治病不收半毛钱。

  “唉唉,这孩子是着凉了吧?还淋了不少雨呢。你是怎么照顾他的…”医生是个老人家,驼着背,可狐狸知道这医生最是善良,人家年轻的医生总想要在病历多写点症状坑钱,他倒没有,实打实的诊断,还苦口婆心地劝病人好好休息,是个难得有医德的好医生。

  “路边捡回来的,放不下就带来给您看看。”

  “现在的人啊……孩子你还年轻,要不我问问附近谁想养孩子?”

  “没事医生,我打算自己照顾他。”难得见到这么纯良的老人,狐狸语气也宽了。

  “唉,现在的人啊…唉…”老人家不住感叹,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眉眼间带着岁月的悲凉。

  

  狐狸带着气色恢复不少的婴儿回到家。家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小生命不哭也不喊,头上只有稀疏几根头发,脸的皮肤皱成一块儿看不清模样,狐狸低喃了一句“真丑。”便变回狐狸模样,将婴儿拥入怀中,卷起身子,一夜长眠。

 

  狐狸知道他缺钱,所以搞起股票。狐狸很聪明,也很懂得运用自己的优势,透过某个管道得到一台电脑,狐狸爪子在键盘上哒哒哒哒,到处买股票。他的脚边是刚学会张开眼睛看世界的婴儿,那时候狐狸才发现孩子是混血,蓝眼睛水水的很干净。小婴儿手里抱着一个的玻璃珠子东摸西摸玩得不亦乐乎,另一颗珠子则落在地上孤零零的。那是灵珠,是几百年前难得的宝贝,配合着狐族的灵气,这两个漂亮的小珠子可以拿来占卜,自然也可以被狐狸用来测股票趋势。

  哈,他是聪明的狐狸。

  狐狸不出意外赚了一大笔钱,他添置家具,学得下厨,等到小孩子牙牙学语时他才惊觉还没给小家伙取名字。

  “小家伙,你要叫什么名字?”人形的他抱着小孩,蓝眼睛的小婴儿拉着他的银发,伸手对他的脸颊又摸又捏,不时发出几个笑声。

  狐狸索性拿出字典让孩子自己翻。

  于是小孩有了名字叫天野雪辉。

  “记住了,你叫天野雪辉,天野——雪辉——”一个字一个字带着他念,小家伙也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最后连在一起成了名字。小家伙的名字。

  “名字——名字——”

  “对的,这是你的名字。”

  “唔…名字——”小孩子在他怀中乱动,还用手敲了敲他的肚子,小脚丫对他的腿是又踢又踹,还挺痛。

  “我的名字?”

  “唔唔,名字——”小家伙还在闹腾。

  “好好,就跟你说说。”狐狸笑了,那是动荡人心的笑容,明艳如狐狸让人看花了眼。“我的名字是秋濑或,记住了,雪辉君。”

 

  天野雪辉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狐狸牵着他,两人走在小路上。小雪辉看着从出生以来一直照顾自己的狐狸,他发觉邻居见了他们不是指指点点就是直勾勾地看着狐狸的样貌,总之没有一个是好的。

  坏人!说爸爸坏话的都是坏人!

  小家伙鼓起脸颊,瞪大眼睛看着那些邻居。狐狸拍拍小家伙的脑袋,对那些邻居笑笑,反应平常。只是邻居里头总有那么几个年轻的少女,看着狐狸红了脸。小雪辉觉得这些人真奇怪,而狐狸说,“没事,他们只是被爸爸煞到了。”

  至于是被媚术煞到,还是被他长相煞到,那是另一回事。

  

  噢对了,小家伙似乎不喜欢上幼儿园,有一次回家时还气呼呼的。

  “或君——或君————”软糯的童音叫啊叫,趴在狐狸背上求安慰。他有时候叫狐狸爸爸,有时候叫狐狸的名字,狐狸也随着他。

  “乖,怎么了?”狐狸摸摸小雪辉的头。

  “他们不相信我。”

  “嗯哼?”狐狸示意他继续说,低低嗓音醇厚,尾音有韵微微往上拉,或许让听者臊了脸庞,但这里只有小家伙,而且小家伙从小就跟他住一块儿,对他的媚术也免疫不少。

  “我说,我的爸爸是只狐狸,结果他们都笑我!”小家伙简直要哭了,“我明明说的是真的!”

  狐狸无奈一笑,微长的银发垂着,他抱起小家伙,一些发尾落在天野雪辉脸上,小雪辉只觉得好痒。“下次不要轻易跟人家这么说啦。”狐狸说。

  “为什么?”小家伙不满道。

  “嗯…因为你爸爸我很特别,因为他们没见识,因为他们眼中的狐狸都住在森林里,有些还成了保护动物。”狐狸随手举出几个理由。

  “可是你变成狐狸时还喜欢翻肚皮用爪子挠身体,上次做煎蛋还放太多糖。”小雪辉眨眨眼。

  “…你连这个也跟朋友说了?”

  “对啊,可是他们还是不相信。”

  会相信才有鬼。自己的爸爸是狐狸才是最惊悚的。

  狐狸揉揉小家伙,对自己的教育感到惆怅和担忧。

 

  某天狐狸在小家伙房里挖到一本日记,主人是谁一目了然。

  狐狸那时刚好股票也买了,所有事情都做了,灵珠在地上滚,只见一只狐狸在地上用长长的爪子翻日记,不时发出几声属于人类的笑声。

  ‘今天爸爸又把家里弄得一团乱,结果还得我去收拾。’

  ‘昨天赌气不盖被子,今天早上起来时发觉被子好好地盖在身上,是爸爸!’

  ‘或君答应带我去吃蛋糕,或君食言,或君坏蛋!’

  ‘其实爸爸很漂亮,白白的,好想摸他尾巴。’狐狸尾巴僵了一下。

  ‘有个朋友说或君很好看,可是我觉得爸爸好像一点都没变…?’

  狐狸轻哼了几声,终于要烦恼这个问题了。

  ‘…但是或君是狐狸,说不定是妖怪,老师说妖怪不会长大,所以或君不会长大很正常!’

  狐狸对小家伙得出的结论傻眼,还真给他猜中了,脑补真心恐怖!

  ‘可是或君不会长大,我也会吗?’这么写着,狐狸发现后面的几个字被小家伙拿笔涂黑划掉,但他依稀能看懂那些字。

   ——‘可是我不想长大,我想一直跟或君在一起。’

  狐狸看着看着就沉默了。狐狸有些感动。然后也不禁烦恼。

 

  时间是刀。措手不及,怅欲悲,然并卵。

  小家伙长大了,不要他疼了。狐狸无限惆怅。他想到很久很久以前,自家的爸妈或许也是这么看着自己长大的。当初说“你以后就会懂了”,可待他真正体会到之时人已经不在了。与世界一同度过的多少时日,他都成功熬了过来,可看着小家伙现在出去都不牵着他的手,狐狸觉得有点失落。

  小家伙说他长大了。

  狐狸当然知道小家伙已经长大。可他就是放不开。在他眼里多么短暂的时光,在人类眼里终究是一生,倾尽所有妄求过得无悔。妖怪时间漫长,若反悔还有时间慢慢弥补,可人啊,过去了,就是一生都没有了。后悔药,到底是没这个药。

  狐狸知道小家伙总有一天会离开,就像自己不再需要住在青丘的爸妈一样。

  当初他离别之际,母亲哭得很凶。那时候他不明白。

  现在他明白了,可为时太晚。

  狐狸很霸道,觉得孩子是自己捡的就该占为己有,可看着小家伙直溜溜望他的眼神,他又做不到了。

  那样做,小家伙还是那个小家伙吗?

  人的价值,或许就体现在生命骤然消逝,所留下的星星之火。零星火焰,撩人,也可燎原。

  ——可狐狸呢?

 

  小家伙要上大学了,这个家也没有用了。

  小家伙对狐狸也没有以往那麽亲密了。

  狐狸看着小家伙逐渐拔高的身子,再次感叹时间。当初是他处处叮咛小家伙,现在是小家伙叮咛他。

  “我走了以后,或君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

  “不准在外面贪玩好几天不回家!”

  “好。”他看着小家伙,眼中带着浅浅笑意。

  “还有…呃…”小家伙犹豫了一会儿,对于自己提起这个话题觉得尴尬,他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介意你找个伴,就是要提前通知我一下。”

  “……知道了,你去吧。”

  不要一去不回就好,我会等你等到天荒地老,滴水穿石。

  ——有一只狐狸在这里等你呢。

 

  一个人的家,就像是自己一个人在外流浪。

  狐狸忽然想起以前曾带小家伙去看烟火,人很多很热闹,小家伙叫得很高兴。

  “或君、或君。”小家伙对着他伸出手,伸得老高。

  “好。”他将他抱起,抱得紧紧的,怀中的重量是一个生命,是小家伙自己的,也是他的。

  “看啊或君,好漂亮的!”

  烟火在夜空中炸出许多花。狐狸想他在很久以前的哪个地方看过更大更漂亮的呢。

  “嗯,最漂亮啦。”可到头来他只能这么说了。

  他想不到什么更好的了。

 

  狐狸也不是没试过偷偷去找小家伙。当然,小家伙不知道。

  狐狸见到了很多小家伙的模样,有的是他没看过的,有的是他永远也不会看腻的。

  小家伙即使没有他在身边,依旧过得很好。

  但寂寞久了,尝到一点甜就容易得寸进尺,狐狸就是一个例子。

  有一条线,隔开了狐狸和小家伙,狐狸看不到,小家伙也看不到,可是硬生生把他们俩隔开了。

  狐狸知道。狐狸什么都知道。

  但狐狸只敢在夜里,小家伙睡着时,偷偷伏在小家伙身上。他把自己缩成一只小狐狸,希望时光倒退。

  其实时间可以倒退,那个方法叫做忘记。

  但狐狸忘不了。

  一直以来为某个人尽心尽力,光是照顾小家伙长大就拼尽全力,他知道一个人好痛苦的,很累很累,累到什么都不懂,累到什么都不想懂不想听。若能走自己的路,走便是。可是啊可是,但心里有了另一个重量时,却是什么都不敢忘,什么都不敢想了。

  狐狸知道。狐狸什么都知道。

  狐狸知道自己真的栽进去了,自己都挖不出来。

  而他愿意。

  他心甘情愿。

 

 

 

  尾声

 

  天野雪辉在心中对自己说道,这是自己的爸爸,不是其他人!

  虽然他的爸爸不是人,是只狐狸,还是一只可以祸害千年的美狐狸,可是他还是他的爸爸,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

  “怎么办呢…怎么办啊……”是了,他为自己感到烦恼。

  狐狸爸爸正眯着眼睛,他睡着了。白白的脸颊,头发也是白白的,可是脸颊看起来粉粉嫩嫩的很诱人很可口。天野雪辉看着他,竟有种想去亲他的冲动。这是自己的爸爸,可是刚才他想对爸爸做什么啊!?

  少年陷入深深的忧郁。

 

 

 

 

  我想,事情的后续发展可以让我们衷心祝贺。

  烟火啊,你是然一瞬间就没了,可那星星会陪着你幻灭吧,到时候你就不是一个人了。

  狐狸和小家伙以后不知道会如何,但,让我们相信着吧,他们是幸福的。

  如烟火,如芳华,让人一梦如是,如露亦如电。


2015-11-16 /  标签 : 同人或雪 32 3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