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迪青】向日葵花田的凝望

 @扯线公仔puppet 

你的点文//

感觉没有上次你写的文甜(小声说)

按着自己喜欢的方式写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笑纳QWQQQ

爆字数,正常(。

一天刷出这么多,我觉得好恐怖(。


很抱歉修正一下错误,被人家提醒后才知道错了....

迪奥的妹妹名字是菲欧娜啦(哭)


  0

 

  “你看,迪奥。”女人的声音轻轻说着,呢喃着。

  他看着记忆中无论如何都是模糊的身影,而那个人却总望着阳台下的一片花田。女人太喜欢花了,花的影子映满她的双眼,绿叶的碎影撒满她眼中的世界。由始至终,在他的记忆里,女人的世界只有那一片花海,那一片花田。

  他想发出声音,想让对方转过身来看着他,想让对方看他一眼。

  回忆中的他如此幼小,而这回忆终究只是回忆。

  女子仍然看着,阳台下的金色花海,绿色的叶浪,花与叶一同随风摇荡。

  “你看,迪奥。”女子的柔软裙摆也随着这风轻轻飘荡。

  “——花儿们在笑着呢。”

 

  1

 

  布莱德森堡位于高山一侧,封地范围从城堡所落的高山直到山底下绵延数千公里的平原,素有‘丰盈之地’的美誉。

  然而温煦阳光终年垂怜这片土地,即使是令人畏惧的寒冷冬季在布莱德森也成了略有凉意,如秋天来临,不怎么伤大雅的时光。于是不知是谁先说着,于是这片土地陆续回应了阳光的慈爱,向日葵的种子埋进泥土生根发芽,大大的黄色花冠在这片土地上不时可见,如同布莱德森的象征一般。

  向日葵成了大家最喜爱的花,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她。街道上总有人抱着几株去了根的向日葵回家,放进花瓶,摆在桌上,成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习以为常的光景。

  花季盛放,百花明艳。布莱德森充溢着花香。清新或甜腻,空气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的不只有灰尘,还有那小得不能再小的花粉粒,让人不免打个小小的喷嚏却又无奈地笑了笑。

  可是,布莱德森公爵的儿子最最讨厌花了。

  令人讽刺的是,周围被花海围绕的布莱德森堡里头却难见细小花朵的影子。除却庭院的草丛和不怎么显眼的花朵,其他再也没法看见,花的声音在这里失去了踪迹,公爵少爷硬生生掐断花儿们的声音,我们只能听见风吹拂宽敞城堡,空荡荡的声音响着,不知是谁的寂寞在歌唱。

  比公爵少爷还要小上许多的公爵小姐,除去这个身份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花在女孩子眼里无论怎样都是和蔼可亲令人不由喜爱的存在。她并无法理解哥哥对于花朵的偏执,但她愿意谅解。

  当然,谅解以后,她也在寻找化解这份偏执的方法,不断不断地尝试着。

  这就是一切事情的开端了。

 

  2

 

  “菲欧娜,再走下去太阳就要下山了。”迪奥的手被还小的妹妹拉着,身高的差距让他只好弯着腰,被人牵着往前。

  他们穿过布莱德森堡的厚重大门,以普通村民的身份在花海中穿梭走过。迪奥又闻到令他生厌的花香,比之城堡,外面的空气闻起来总是沉重不堪,不舒服到让人呕吐的地步。

  “怎么会呢哥哥,很快就到了!”小姐快步走着,声音也带着会心一笑的朝气。迪奥看着自己的妹妹在前方不时又跳又走的,与他同样的金色发梢在夕阳下闪着微微的橘色光芒。他忽然觉得好刺眼。

  但心里又兀自浮现出莫名的欣慰。他想,他是衷心为菲欧娜高兴的。自从母亲死后,父亲又有多久没有露出笑容了呢?

  菲欧娜几岁,母亲就死了几年。

  母亲是因为难产而死的。

  母亲的体质本就贫乏瘦弱,难产是不可抗力也是早已奠定的现实。但她还是在丈夫的反对下固执地、坚持地将菲欧娜生下。在父亲眼中,菲欧娜就是害死母亲的罪魁祸首,没有之一。

  迪奥不由得握紧妹妹小小的手心。他们都太小,太小。迪奥知道,他们都太年轻,他们都太年幼。身为哥哥,迪奥想不到可以让那位公爵成为一个称职父亲的方法。可以说,菲欧娜是在自己的庇护和关怀下长大的,他是哥哥,同时也是菲欧娜的父亲,和母亲。这样看来,菲欧娜能够像普通的、被溺爱的大小姐一样露出幸福的笑容…简直就是奇迹。

  天空西边的一端,深红色的火球越演越烈,燃尽仅有的光。然,在那艳红色的光圈外围,却是相对的蓝色。最靠近光圈的是深深的,如墨水般粘稠的蓝,然后开始变淡,淡到迪奥往自己头顶上看的时候还是浅蓝色的天空。

  蓝色与红色一旦相对,在那最红与最蓝间似乎还有隐隐的紫色,投在白色云朵上头,是无法形容的漂亮景色。

  他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看过这片天空,这片布莱德森堡的美丽天空。

  母亲带他看过窗下的花田,父亲让他见过辖下村民耕作忙碌的纯朴模样。而菲欧娜,他最可爱的妹妹,只要在她身边,自己仿佛得到的全部都是阳光。即是如此,那么窗下的向日葵也就毫无意义了。所以他命人拔掉向日葵的茎,挖出向日葵的根,揉碎花冠,烧掉剩下的葵籽和花瓣,倒也情有可言?

  ——终究是逃避现实罢了。

  他的视线离开天空,看向他们走过的路。

  地上有细碎的沙,无数个数不清的小石子。周围有花,好多好多的花。

  有人将草割去,空气中还弥漫着阵阵清新草香。香味成了雾,浓郁得看不清城堡的轮廓,浓至成为模糊。他又闻见花香了,这次不只是向日葵,还有任何其他…总之是浓烈到他分不清花名的香味。母亲教他认过一遍又一遍的花,而他又一遍又一遍地选择忘记,直到后来是再也记不起来,再也不敢想了。

  他怕自己一想,什么东西就没有了。那是他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可是又一直存在于自己心中的某个角落。冰冷又柔软,绝望又触动人心,然后就会落泪了。

  但他不会哭,自从母亲死后他就决定不哭了。因为他是戴安娜的哥哥。

  好希望自己快快长大,至少可以保护戴安娜,至少就可以让父亲对自己另眼相看。

  道路的两旁都是花,其中向日葵是最高的。

  他们就在向日葵无形的护航下往前行,小男孩的身高比小女孩高一点,他的右手牵着她的左手,一大一小走着,走着,走着。

  你不说话,我不说话,就连花儿也不说话呢。

 

  3

 

  天色愈来愈晚。迪奥也不住担心起来。

“菲欧娜,回去吧?”

“再坚持一下嘛!”结果妹妹这么回他。

“乖,听话。我们可以明天再过来,现在先回家,好吗?”

“可是哥哥,我们好不容易才出来的!”

“偷偷跑出来的办法多的是,走吧。”

“可是…”菲欧娜低着头,“可是”又“可是”的,接连好几声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直到他们面前忽然冒出一个小木屋时,她才猛然瞪大眼睛。

  而后,菲欧娜下定决心。“总之,今晚不回去!我是不会回去的。”她说,愣了一下,拉着哥哥的手,“哥哥也不许回去!”

  迪奥苦笑。

  菲欧娜拉着他走近小木屋,窗没关上,里头的光指引他们越走越近,站在门前。边走着,菲欧娜还轻声说了几句话,许是自言自语,但现下没有其他人,声音虽小也让他听见了。

“大不了就请木屋的主人让我们住一晚,这样哥哥就不担心了,我们也不会被父亲大人骂了。”

  迪奥不禁勾起嘴角。

 

  渡濑青叶刚回到自己家不久,还没把椅子坐热就有客人来了。

“这么晚了,难不成是雛?”他拖着累垮的身躯去开门,嘴嘟哝几下。可是这位邻居午后才找过他一次啊…

  结果一开门,就见到两个富贵打扮的孩子,男的约莫跟他一样大,女的就比较小,渡濑青叶掂量一下,是在自己腰间再上一点的高度。

  而迪奥和菲欧娜也在打量着渡濑青叶,粗布上衣和长裤上都有好几个补丁缺口,裤摆还有点被洗得破破烂烂的布条垂啊垂。典型的农家小孩。

  双方都在观察着,最后还是迪奥首当其冲打破这份平静。“不好意思打扰了,”话一出口,渡濑青叶就挑起眉。菲欧娜拉拉哥哥的袖子,对哥哥有些不满地咬起耳朵,“哥哥,他不是城堡的仆人!”

  迪奥这才发觉,自己对面前的小男孩竟然不自觉地用在城堡中以上对下的语气说话,难免对方会挑眉。他咳了几声,“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兄妹俩很少见到外人,还请你不要介意。”

  这句话是真的,他们已经很久没出来玩了。自从母亲死后,父亲再也没有带他巡逻领地,至于菲欧娜就更不用说了。

  渡濑青叶摆摆手,他倒是不怎么介意,大少爷大小姐嘛,如果态度不高高在上的话还不太对劲。富贵和平民阶级间的矛盾很常见,平等相处才是稀奇事儿。不过这对金发兄妹的举止虽然明显属于那种贵族子女,但又不像渡濑青叶认识的巡逻兵一样趾高气扬,布莱德森的巡逻兵仗着自己上头有人罩着,常常借机数落欺负他们这些老百姓,抢人吃的,上次还不经同意喝了他家的井水……思至如此,迪奥和戴安娜还是比较好的。

“嗯…既然没有仆人跟着,你们是偷跑出来的?”渡濑青叶一秒得出这个结论。似乎少爷小姐无聊就喜欢偷跑出来,然后让自己家慌乱得忙翻天。颇为无聊的兴趣,但总归是不错的饭后消遣。上次后面的安奶奶还偷偷告诉他说自己家里收留了一对私奔的情侣,女的是某贵族大小姐,男的大概是大小姐的护卫。一言蔽之,身份不合。

  后来的结果,安奶奶没说。不过大概是私奔作战成功吧。

  比较小的女孩,也就是菲欧娜,这下就忍不住站出来了,“对啊,大哥哥,所以让我们在这里住一晚吧?”

  渡濑青叶也很是随性,手指算了算,家里的老头去办事也要好几天才回来,所以不打紧。于是褐发的小男孩就给他们让了路,小门板开得大大的,“行啊,但不能太久,让你们留到后天已经是极限啦。”

“打扰了。”比较大的迪奥愣了愣便行了一个礼,他没想到人家这么快就答应了,心底疑惑。菲欧娜也依样画葫芦行礼,她便是没想那么多。在渡濑青叶这个小农民看来,这两个大少爷大小姐的举动挺滑稽的,他也很顺从心中所想的笑出声,“别啊,我们都不在乎这些繁琐的礼仪,要帮就帮,不帮就不帮,哪像你们这么麻烦,不做出一个样子就死人一样。”

  这话虽然难听,但也够直接。平民如渡濑青叶个个都是这么想的,只是话不出口而已,毕竟人做事靠的又不是口,一不小心惹祸上身怎么办?

  因为都是孩子,渡濑青叶对两人自然就没有平民私底下提及贵族时阴阳怪气的语气状作讽刺,更不会对他们哈腰奉承像个小狗腿。归根究底,他只是很普通地对待迪奥和菲欧娜,就如他对待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一样,不会过于亲昵也不会太疏远,始终保持一个正常的距离,这一点让迪奥对他刮目相看。

  而且渡濑青叶对他们的事并没有深究,即使年龄相仿,迪奥承认自己在人事物方面确实不如渡濑青叶的圆滑,他对自己过去被迫性呆在城堡等同是软禁的年月感到十分地懊悔,也对父亲许久未带他出来见见世面的举动感到无奈。时间过去了,城堡内仍然如此,可城堡外怎么还会是当初那副模样呢?

  也许…也许,他该求求父亲大人?

  迪奥暗自思索着。

 

  4

 

  迪奥和菲欧娜离开城堡时没有什么准备,他们身上拥有的就是所有的家当。渡濑青叶对此哼哼了几声却也没说什么。

  走进木屋里,他便伸手示意两人先坐下,自己走到角落的橱柜前自顾自地忙活。等到渡濑青叶走到他们面前时,迪奥见到他手上拿着的是两套换洗衣服。只见渡濑青叶把衣服丢给他,抛下一句“这边只有这些衣服比较新了,还没穿过所以放心吧。”又走进厨房——说是厨房,也不过是区隔出的小空间,从他坐着的地方还是能看出渡濑青叶是在准备今晚的晚餐。

  这个木屋很小,比迪奥想象的还要小,在他眼中家应该就是像布莱德森堡那样空阔华丽,却又寂寥无人。平民家用不起贵族的香烛,更用不起可以时间点上更久的巨烛,迪奥面前的只是一个细细小小,仿佛燃烧到一半便会横腰断折的蜡烛,灯火摇摇晃晃,就连他的影子也在摇晃,菲欧娜正好奇地打量着与她见识大不一样的环境,小女孩眼中中的灯火也是摇晃的,迪奥又看了渡濑青叶一眼,墙壁上映着对方不时切菜热锅煮水的身影,依然是摇摇晃晃的,晃着晃着,他连自己什么时候闭上眼睛都不知道。

  醒来的时候,渡濑青叶正坐在他对面,桌上的看来是简单的杂烩汤,没有精巧的装盘,色香味中也缺乏了一个‘色’字,但迪奥真的是饿了,谢过渡濑青叶盛过来的一碗饭后便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全然不顾贵族的礼仪规范。直到把碗里的米粒吃尽,他才发觉渡濑青叶一直在看着他,于是布莱德森的少爷不禁为自己羞愧得脸红。

  至于菲欧娜,她一直在乖乖巧巧地用餐,不时小口哈气吹几下汤勺的热汤。他们没有抱怨吃食的简单,让渡濑青叶觉得这两人真给他面子。不过他原本也打定主意,如果两人嫌弃,就干脆让他们饿着肚子算了,所以一个少爷一个小姐没有丝毫埋怨地吃起饭,倒也让他装作冷淡疏离的小脸柔和不少。

“要再来一碗吗?”他问迪奥。

  就连语气也温驯了许多。

“…麻烦你了。”小少爷说,他低着头,发梢间露出发红的耳朵。现在布莱德森还没入秋呢。

  气氛和谐,趁此机会三人也互相交换了名字,说到睡觉要打地铺时,渡濑青叶本来还在犹豫两位身份矜贵的子女受不受得了,可迪奥只摇摇头说了声“没关系。”

  金发的男孩说,“你肯准许我们留宿已经是幸运,我们不敢要求太多。”

  听起来真老气。渡濑青叶抽了抽嘴角。但事实也真是如此。

  原先只有渡濑青叶和老头子睡的地板,今夜三个小孩子挤一挤也不碍事,迪奥和菲欧娜是第一次跟其他人共用一条被子,戴安娜躺在迪奥和渡濑青叶中间,往迪奥这里扑腾几下,往渡濑青叶那里扑腾几下终于是熟熟睡去。可迪奥眼巴巴看着天花板,他是真睡不着了。

  夜晚有风,吹动窗框,吱呀吱呀地响。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迪奥瞪着眼睛看天花板,忘记自己数绵羊数到第几只。

  “…喂,渡濑青叶。”他闲得发慌只好拉人聊天。

  “干嘛。”对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刚入睡不久就被吵醒让他超级不爽,语气也恶劣起来。

  “明天、我是说,你能带我参观一下你们的农田吗?”

  “嗯…大少爷什么没看过…怎么想去看那种东西……”渡濑青叶笑了下,“别去啦,弄脏你的衣服就不好了……”

  “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多了解你们一点,”迪奥转过身面对闭着眼睛的渡濑青叶,“这样不好吗…?”到最后他的话接近对于自己的呢喃。

  渡濑青叶又“嗯…”了一声,眉头绞着似乎在思考,最后决定坐起身伸个懒腰。套上外衫,他打了一个满满倦意的哈欠。

  “走吧。”渡濑青叶说。

  “去哪?”迪奥放轻声音。

  但渡濑青叶已然开门走了出去,后来又嫌迪奥不够快,还回头对他勾勾手指。迪奥不放心地看地上熟睡的妹妹一眼,“没事啦,不远。”,渡濑青叶对他说道,又打了声哈欠。结果迪奥还是决定起身,跟着渡濑青叶出门。

  他们去的地方不远,这时迪奥才知道渡濑青叶家后面有一大片土地,地上金色的麦浪在银色月光下泛着浅浅的光,像银色的花。麦田对边却又是种着高高的可以压垮他们两个小孩的向日葵,有些向日葵低垂着,仿佛在看着他们从这里走到那里,那深褐色的花冠就像是眼睛,望着他们走了过去。半夜,天气骤然冷却,潮湿的气息充溢整个大地,迪奥瞧见那向日葵的大绿叶子上有好几颗晶莹的水珠,闪耀如月光石。

  渡濑青叶带着他麦田不远处的大石头那里坐下。他们坐在石头上,翘首仰望黑蓝色的天空,今天天气不错,可以看见很多个星星闪烁,渡濑青叶教他认星星,而他点头应了几句。

  “这是北极星,看见了吗,连成汤匙形状,所以是北斗七星。”

  “那边的那个最亮的,是金星。”

  “牛郎星,附近那颗是织女,织女比较亮,牛郎就暗了些。”

  迪奥看着这些星星,耳边回荡着对方的声音。周围有蝉鸣,有青蛙,有不知名却悦耳的鸟儿在歌唱,这一切都让一个长久身居城堡不出门的大少爷感到新奇有趣。就连花田在他眼里也不显得恐怖了。迪奥忽然发觉,渡濑青叶家的向日葵比他见过的任何一朵向日葵都还要高大,黄色的花冠更比那些花大上好一圈。

  “渡濑青叶。”

  “嗯?”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停下讲解星星的话语,他就只是在闭着眼睛享受微凉的夜风。

  “这些向日葵是谁种的?”

  “我啊。”他说。

  “…我很佩服你。”他似乎什么也不会。

  “不对啊少爷,田地是我们的根而不是你们的,你们不了解也是理所当然的啊。”我们指的是平民,你们指的是贵族。

  “可我是…”迪奥想把自己的身份说出口,想让渡濑青叶知道他是公爵家的唯一一个儿子,是将来要继承布莱德森堡的人,但思及对方的身份又无法开口了。于是一个句子就这么断在那里。

  渡濑青叶知道他顿时闭口不语的原因,他睁开眼睛看着这位今天才刚认识的少爷。他真的不知道这位少爷个性是小心警惕的好,还是无意间迷糊的好。说他没戒心吧,关键时刻还挺靠谱,说他不知世事吧,可有时候不知变通固执得像是一个看尽世事的老头子。

  他想他得给对方找个台阶下,所以他说,“你知道吗,情人只要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向日葵花田下亲吻,就会获得幸福。”

  迪奥知道这个习俗,也对渡濑青叶识相不去追问感到感激,“以前不是向日葵,是槲寄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向日葵去了。”

  “其实都一样,不用当真的。”槲寄生和向日葵到头来又有什么差别呢?

  “你不相信?”

  “是,我不相信。”渡濑青叶笑得开怀,笑得挺傻。

  迪奥觉得这个人一定是睡迷糊了,但他也没想到自己也被传染了这迷糊劲,“那我吻你试试?身体力行证明一下?”莫名其妙开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同时,也是非常莫名其妙的一个想法。

  对,迪奥想,他们两个一定都睡迷糊了。

  迷糊到他听见渡濑青叶笑着回了声:“好啊。”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吻了渡濑青叶。他们在向日葵花下亲吻。

  朦胧的夜啊,模糊的雾,迪奥居然真的什么也看不清了。只有那向日葵的花冠越来越大,愈来愈大,大得盖满了他的视野,大得迪奥只能看见渡濑青叶,以及他半掩着正微微颤抖的双眼。

  ‘看啊,迪奥,花儿们在笑着呢。’

  他们在向日葵花下亲吻。花儿们在笑着呢,啊,他真的听见了。

  而他们吻了好久,好久,不曾放开。

 

 

  5

 

  第二天,两人对昨夜的事绝口不提,至少这成为了两人心中的秘密。但渡濑青叶的嘴唇红肿却是不争的事实。

  “青叶哥哥,你的嘴巴怎么啦?”天真烂漫的菲欧娜还这么问道。

  迪奥很淡定地说,“昨天蚊子太多被叮的。”

  “真的?”疑惑再疑惑。

  “真的。”渡濑青叶说,叹了一口气。

  后来菲欧娜兴奋地想要渡濑青叶带她出去玩,却是没机会了。因为城堡的人来接他们了。

  “少爷!小姐!”好几人策马奔来,见到正要出门的迪奥等人便急忙大喊。理所当然,两人被带回城堡,渡濑青叶也终于知道来自己家的不是其他人,正是自己所处领地的领主家属,迪奥难得见到对方惊恐的表情表示十分受用。

  “唉,难为你们在我家度过了。”渡濑青叶抓抓头发。

  “不会啊,青叶哥哥对我们很好,那个汤也很好喝。对吧。哥哥?”

  “嗯。”

  “好吧,愿你们度过美好的一天,迪奥,还有菲欧娜。”渡濑青叶看来是把昨晚的事抛之脑后,不见痕迹,只见他的态度自然没有丝毫流连,毕竟他们只有一面之缘。可迪奥不是啊,渡濑青叶让他学习到了很多,让他知道很多新奇的东西,从渡濑青叶身上他明白并了解了人的另一种生活方式,这般影响是注定不能让迪奥轻易忘却他的。

  而后,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迪奥多了一个平民友人。

  这份友情逐渐酝酿,伴着花香成为另一种甜腻的芬芳,但迪奥不讨厌。


  6

 

  梦中的母亲总是一直在看着窗下花田,迪奥终于知道那是她与父亲的美好回忆。

  尽管后来的生活不再美满,但当初的美好依然清晰足以让人回味。

  母亲虽说是难产而死,虽说体质虚弱,但他知道母亲真正的死因的抑郁致死的。至于父亲与母亲之间发生的一切,父亲不说,也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迪奥也无从得知。

  可是母亲一直笑着说道:“花儿们是笑着的。”只要说出这句话,母亲就一直一直在笑着,笑得很开心,笑得很开朗,即使记忆模糊,他也知道那时的母亲必然是在笑着的。

  夜晚做了一个又一个的梦,他在回忆。

  他忽然想看看昔日窗下的景色。

  向日葵又回来了,花儿们又回归到了布莱德森堡。这是菲欧娜喜闻乐见的。她原本想让自己的哥哥出外走走散散心,兴许心情就回复了,不料竟真成功了。

  或许是青叶哥哥的功劳!——菲欧娜这么想。

  “哥哥,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再去找青叶哥哥呢?”

  “不急,哥哥这阵子要学习做个好领主,让父亲安心,让已经失去的母亲开心。”

  “唉,那意思是说很久都不能见到青叶哥哥了?”妹妹哀怨地叫着,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平民大哥哥,她知道自己的哥哥也是喜欢的,否则堂堂一个公爵少爷怎么会跟他说话,怎么会与他做朋友呢?

  “没事,”迪奥说,摸摸菲欧娜的头,“花儿们会为我看着他的。”

  向日葵的花冠随着太阳从东到西然后落在底下的人头上,在田地忙活的渡濑青叶不禁打了声寒颤。


【完】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