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XXVI

  钢琴真是一个美妙的东西啊。

  时缟晴人闭着眼睛,身躯随着手指的动作微微起伏。

 

  在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呢?

  我们的一生中都在追求自己所认为最为重要的东西,为了那个目标而不懈努力,到头来我们回首时看到的是所谓的实体,还是泡沫般的幻影?然而,我们最后懊悔着,恨不得抓在掌心的终究是那些无形无色的东西,是不细心观察就无法体会它存在的事物。

  是啊。时缟晴人恍然地注视着自己按动琴键的手指。世界在离他远去,世界在离他越来越近。耳朵听不见人的声音,耳朵却能听见妳的声音。妳是无形,妳是无色,妳是近,妳是远,妳是…妳该是距离所不能局限的东西。或者说,因为你没有形体,所以妳连东西都称不上。

  可是妳又确实存在着。存在于任何地方,只是需要有人发现。

  所以我应该觉得幸运吧?我比谁都要更早发现了妳。还是说,是妳率先选择了我呢?

  ——对音乐来说,是与不是,从来就不是唯一的答案。

  人的心也是如此,但唯一不同的是,音乐远比人心更加单纯,且直接。怎么不是呢?你听,你看。美丽的乐音在传递,人群不由得地安静,这个世界现在只有声音,只有妳的声音在响着。世界上还有谁,能比妳更轻而易举地使人沉沦倾听?

  时缟晴人曾经察觉到,比起带着耳机听音乐,他反倒更喜欢通过扬声器,是个不伤大雅的小习惯。把双耳掩住了,音乐自然地在自己体内回响着。但却是音乐回荡在空气中的那一刻,他方能感受到那般未知的颤栗。心绪为之鼓动时,自己已经被带进音乐的世界里,一同起舞,是单人舞曲同时又是多重奏乐,反正音乐已经奇妙到无法理解她的真意,我们又为何要纠结于这种琐碎的事?

  他想,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音乐?

  他曾经想用爱来诠释这份情感,但想来却又有哪里不对劲。这应当不算爱,像是本能的冲动,对、本能,然后听到声音时自己就能迈开动作,自然流畅,于是停顿,于是转弯,于是轻跳。

  是谁发明乐器,是谁发觉音乐的声音。那是奇迹,是来源于未知的奇迹。

  音乐是多么地美妙啊。让你哭着,笑着,随之悲伤,随之落泪,唯独是音乐,我们才能如此容易地流露出情感,被她折服。好几次,听着钢琴的声音,仅仅是小提琴插进中间奏出弦音,微高的声音就能让人突然想掉泪。

  被妳这般捉弄,我即使无奈,也只能接受啊。

  或许。

  或许当我真的能摆脱妳的束缚时,说不定连妳也不再是音乐了吧。

  他想。

 

  *

 

  我想感谢你,艾尔艾尔弗。

 

  在你眼里我一定是个莽撞还没长大的小孩子吧,是的我一直都知道。请让我擅自将它推脱为音乐的错,好吗?

  我的人生简直就是音乐的复合体,混杂了许多黑白不明的东西。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也许太复杂难懂,我只能选择背对着,转身逃进音乐为我敞开的大门。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要称我为天才,在你们那么说的时候我只能用一颗茫然失措的心应答。我想我不该骄傲自大,可我连我骄傲的理由和依据都不明白。我的所有,都是别人给的。圣经说人由神所创造,男与女,血肉皆由祂所造。我由母亲所生下,手脚、耳朵、眼睛、嘴,这些都是他们给我的。心被给予思想,身躯被给予精神的凭依。我又有什么是自己的呢?就连音乐,我想都是她的一时兴起。

  可是你却对这样的我说:一起在音乐的世界中就此沉溺,不要离开。

  即使我们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可是不管你之后重复多少次,我想我也依然会感动地点头。我不禁想,直到现在所度过的人生,是否就是为了听到你的这句话?我甚至觉得为了这句话,我可以安心地倒在棺材里,怀中抱满白色百合,永远睡去。

  我又想,早晨睡醒,朦胧的思绪会想:这个世界是真的么?音乐的那个世界是真的么?究竟哪一个世界才是我的藏身之处?

  实情是,我不知道。

  我会想,现在的这个现在,我到底是不是我。我的耳朵所听到的声音,是音乐的声音,还是人为的喧闹杂音?是,我的一切是别人所给,我就会害怕一切在什么时候被别人所讨回。我曾经失去了,我在又一次寻获时仍然会犹疑,这到底是不是我该得的东西。我得以听到的声音最后竟然在我脑中被无限放大了,因为我害怕失去。

  呐,艾尔艾尔弗。

  我可以这样理解么?我可以任性地相信:你是懂我的吗?

 

  如果是的话……

  时缟晴人猛地闭上眼睛,手指也不由得加重几分力道。

  曲谱被旁边的女性翻过了页。艾尔艾尔弗疑惑地瞟来一眼。

  如果是的话…如果是的话……

“——至少请让这首曲子永远继续下去。”

  不要停止。不要。

 

  *

 

‘我们要联弹的这首曲子,是非常欢乐的。’银发的人说。

  他说。他这么说。

  那么现在的自己又是怎么回事?时缟晴人咬了一下嘴唇。汗水顺着脸颊滑下颈部,流入衣领下方。

“我是笨蛋,我永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笨蛋。”轻轻呢喃着这么一句话语。

  所以才会在不适合的时机做不恰当的事。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如果连自己都开心不起来,那么这首曲子又有什么用?妳说我要高兴起来,然而我却用了一段时间来陷入自我的情绪。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弹出的音乐根本就说不上是欢乐吧?我明白的,我明白的,我一直都很明白。

  ——如果连说服自己都做不到,那么又怎么能传递那包含其中的澎湃情感?

  笑着吧,笑着吧,时缟晴人。

  我做不到。

  可是……

  我们一定还有什么是可以做到的。

  ‘我一直觉得,你的‘柔’很特别。’某一次练习,艾尔艾尔弗在休息中突兀地开口。他还记得他疑惑地出声,然而对方只是靠在沙发上自顾自地闭目养神,时缟晴人等待着他的回应,直到他以为对方已经睡了之后才听见那人说道:

  ‘我听过很多的琴音,他们有的擅长‘柔和’,有的擅长‘强’,不是唯一却也不能说是常见。可是,’艾尔艾尔弗是闭着眼睛的,时缟晴人从对方抿着的嘴唇看不出他此时心中的想法。

  艾尔艾尔弗沉思了一下,‘我很好奇,时缟晴人,为何你能奏出这样的声音?柔和的琴音我听过很多遍,很多人的,他们各具特色,我从他们奏出的声音就能听出这些人的特质,可是在听见你的琴音时,我却无法看见。’

  ……

‘我想,那大概是因为我是个奇怪的人。’时缟晴人说,然后苦笑,‘你不是常常跟我在奇怪的事情上较劲吗?这就是原因了吧。’

  可是那个人却摇头了,紧接着罕见地露出微笑。如时缟晴人所预料,是非常美丽动荡人心的笑容。‘你搞错我的意思了,时缟晴人。’两人认识了一段时间,连艾尔艾尔弗都知道自己话越来越多。

  他说:‘我想是因为那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柔和,我才会连‘听’都忘记了吧。’

 

  ——而你,是否也是与之相符的呢?

 

  *

 

  时缟晴人笑了。

  翻页的那位女性见他这样不禁愣住,她想,那是非常温柔的,无论自己做了什么罪恶的事都会被其原谅的笑容。青年的眼睛随着琴键和手指游移,在夜晚的星空下,只有舞台有灯光的这个时间点,她忽然觉得弹琴的人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美丽的存在。

  坐在下方的人知不知道呢,不,她想他们应该不会知道的,只有坐在这里的自己才会明确了解到的。弹着钢琴的人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地投入,他们不怕错误,不怕下方人的咳嗽和说话的声音,他们仿佛在自己的世界里头,谁也不能靠近。

  她与时缟晴人隔着的,是他们之间最近的距离,也是最远的距离。

  她想她永远都无法到达那个世界的,就如同那些观众一样。如果真能到达的话,那么我们应该会选择安静倾听,而不是去想面前的人有多美丽吧。如果真能到达与时缟晴人一样的世界,站在与他相当的视野中,那么自己也不会有余力去观察弹奏音乐的两人,他们弹奏的钢琴,以及下方的观众。

  因为——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想法一定是正确的——如果真的能够的话,为什么自己还坐在这里呢?

  为什么,自己还坐在这里,看着他们演奏,看着观众,看着这虽然点缀繁星却依然觉得缺了什么的天空?

 

  *

 

  时缟晴人的琴音变了。艾尔艾尔弗很快察觉到这个事实。

  艾尔艾尔弗从刚开始就发觉时缟晴人的琴音出了点问题,但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而且这声音的变化太细微,只有跟他练习好一段时间的艾尔艾尔弗才会知道。

  那个白痴。不是还要他追着他跑吗?

  连琴音都出了差错,还怎么演奏?

  艾尔艾尔弗有些烦躁,可是对面的时缟晴人一时间音色一转,于是他顿了一下。这家伙总是这样,自己一个人胡来。银发的青年想,径自弹着,还有听着。时缟晴人现在的琴音,与以往的都不一样。该如何形容呢?如果拿天空来说的话,就像是纵容了天空底下所有人的嬉闹吧。不过比起天空,他更喜欢大海。那是一抹比天空更深的蓝色,却又蓝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是与天空对立却又独立的存在。

  瞬间万变,一时温柔,一时咆哮。

  就如同时缟晴人一样,琴音可以柔和出自己的一番韵味,又能如奔腾的马儿般激烈高昂。

  是自己不禁感到心悸的声音。是的,从第一次听到时就是如此。

“能的话我也不想要结束啊。”低哑的声音说着,“节奏跟我这么契合的人,真的很少啊。”

 

  *

 

  Let‘s say good-by.

  Don’t be shy.

  Be brave, be bold, be the one you are.

  Forgive the time

  He’s so bad for a gentleman would be.

  We keep dancing

  But time still pass

  Who knows, for god’s sake

Then we will never meet again?

 

  *

 

  我不能信誓旦旦地跟你说什么一起回去。

  我只能用我仅有的力气说,“一起为今天的这一夜划上休止符”。

  反正总要结束的,那么就让它有个更好的结局如何?

  然后在这之后,笑着说声再见。

  笑着地,说着再见,然后踏上分歧的旅途。

  世界会转,时间会流,我就会忘记这份相遇带来的……

 

*

 

  ‘开什么玩笑——!’

  ‘我已经拒绝你了。’

  ‘你是笨蛋吗?’

  ‘给我吃东西啊喂!’

  ‘就你的程度来说勉强行吧。’

  ‘什么啊!’

  ‘音乐是我见过最棒的东西了’

  ‘……’

  ‘…我也是’

  ‘…白痴。’

 

     白痴。





评论(12)
热度(39)
  1. 长倥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