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XXIII

本期怎么都是对话【

大家的互动好可爱啊XD



  那一夜的晚餐如基督最后的晚餐一样丰盛。

  同时,对时缟晴人来说亦是一个难忘的夜晚——各种意义上。

 

  在常常一个人独自沉沦于音乐世界的情况下,时缟晴人对周围的风向还是有所理解。沉溺于与她的对话不代表永远放弃与外界的沟通,他自然喜欢音乐,这也间接影响他放几个心眼去留意音乐界的各种消息。

  所以像艾尔艾尔弗这般有名的钢琴家,他好歹也是知道几分,报纸上常登出他与几位好友交好的报讯,有时甚至还有他跟流木野咲之间的桃色绯闻。前者所提的好友他今晚幸运地全都见到了,见过后让他不禁感叹真不愧是艾尔艾尔弗,认识的都是些音乐名流;而后者,他第一次看到时只不过是当个娱乐新闻看看,后来在亲眼见到流木野咲时好奇询问了一番却发觉那只是报社媒体在乱搞,实际上根本没这么一回事。

‘我怎么可能跟他啊?’美丽的女声乐家哼了一声,双手叉腰十分有气势,“要我跟那副跩样的,倒不如要我跟时缟君呢!”

  完全没意识到流木野咲在间接表示好意的时缟晴人,他对此露齿一笑,没做任何表示。

  其实他曾经疑惑过艾尔艾尔弗的好友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在前往英国的飞机上,除了在位子上补眠外闲着没事做的时缟晴人进行了不少猜想。他以为像艾尔艾尔弗这样的人,所认识的人必然也是个性突出的,嗯…应该用非常有特色来形容比较恰当吧?

  但最先认识的阿德莱伊和流木野咲都是极好相处的人,所以起先的忐忑倒也减退了不少。这么一想,早前瞧见的那个微信对话记录,他们的对话都给人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所以他其实也不需要顾虑那么多?

  不过也没时间顾虑啊,毕竟为了这顿晚餐,时缟晴人在厨房里不停歇地忙活着,盘子里的食物经过流木野咲一番的摆盘装饰后又由她拿到外面客厅的餐桌上,可以说从下午进入厨房开始直到方才,他完全没有从那里离开过。

  光是晚餐,东方人与西方人的对待就截然不同。对于东方人而言,晚餐就是通俗的‘晚饭’,大家随便吃吃又或者是到外头的餐厅享用。然而在西方国家,他们还把它分为Supper和Dinner;Supper是‘轻食’,即简单享用即成,Dinner是‘重食’,通常指在外享用晚餐,多见于餐厅,电视上看见的需要你使用刀叉、讲究仪态的那种类型便是。

  那么照理来说,今晚的那种应该是属于Supper的范围内,但考虑到他们原先是打算去餐厅的,想到这里时缟晴人就不禁心虚地多准备了一下,希望做出一些可以与外面餐厅媲美的食物。就连装盘还有材料都讲究着,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把预定作为最后一道的点心放进冰箱冷藏,时缟晴人终于得以呼出一口气,轻叹一声将围裙给解下。

  与此同时,之前像是隔了一层的厨房外头的几人的对话也徐徐不断地传入他的耳中。

  流木野咲刚才已经去客厅了,所以现在厨房里只有他。

  对着厨房设置的玻璃窗上一看,上头倒映着的影子让他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他好像还没洗过澡?

“……”噢天啊,这要让他怎么去见客人啊?!

  从早上穿到现在的衣服因为不断忙活的关系染上汗渍,还有不少皱褶。时缟晴人手抓着衣服的领子,陷入纠结的困境。

  这时流木野咲从厨房的门后探出了身子。

“时缟君,时缟君。”对方的举止在他眼里竟然看起来偷偷摸摸的。

“是的?”

“艾尔艾尔弗他们现在在院子里谈天哦,因为哈诺因说是要抽一根烟…所以你趁现在赶快上楼洗澡换一下衣服吧?”

  流木野咲这时的体贴让时缟晴人打从心底地感谢。

“谢谢你流木野桑!帮大忙了。”

“不会不会。”她才不会说是艾尔艾尔弗叫的呢。

 

  然后洗完澡后换上衣服的他拿起手机,刚传来新讯息的手机亮着蓝色的信息灯。

‘3分钟内下楼。’

  没法犹豫,擦头发的毛巾被主人随便丢在一边。

  然后他迅速地冲下楼。

  正好赶上那几个人开门进来。

  ……

  沉默着,沉默着。

  屋内和屋外的人沉默着。

“那个、你们好,我是时缟晴人。”

  然后在场唯一一位亚裔男性不自在地打声招呼。

 

 

“嗯……”哈诺因毫不掩饰眼神直接观察着面前的时缟晴人,对方正在将每盘菜为了保温的保鲜膜一一拆下。艾尔艾尔弗在一旁不时将拆好保鲜膜的盘子移动几下位置。摆在桌上的就是他们今晚的晚餐。而不得不说,时缟晴人做出来的也算是七成的意大利菜了,至于剩下的三成是因为他不是意大利当地人,总不可能学得人家民族全部的精华。

  我盯——

“呃,哈诺因先生…?”蓝色的眼睛很困窘。

“别理他。”伊克斯艾因说道,然后给了旁边仍然不懂得收回眼神的哈诺因一个拐子。

“哈哈抱歉,只是难得在这里看到日本人就不自觉地多看了几下。”哈诺因摆摆手。

“是吗?”流木野咲不咸不淡地说,“看你那眼神,确定不是在打时缟君的主意?”

  这种话让时缟晴人吓得踉跄一下。艾尔艾尔弗伸出手时机刚好地扶着他。

  纵使意大利民风开放也不要在本人面前这么说啊!

“请不要开我的玩笑了!”时缟晴人被刺激得提高声量。

  一时间有人喷笑出声。一直僵着的气氛因此缓和许多。

“哈诺因。”阿德莱伊摇摇头。

  于是他只能见好就收。

  一旁的古菲亚早就等不及地拿着刀叉,“还没好吗?”据说他跟艾尔艾尔弗年龄差不了多少,但这个娃娃脸还真是怎么都看不习惯,只想让人把他当做自己的后辈看待。

  时缟晴人的声音不禁放柔,“现在可以咯。”

“好耶!”

 

  在英国的餐桌上,你可以开口与人交谈,但要在嘴里没有食物咀嚼的情况下。

“说起来,我们还没好好介绍过吧?”

  阿德莱伊说,这几日以来的劳累让他下午索性借了艾尔艾尔弗家的书房就此歇息,现在的他精神很好,何况面前鲜少吃过的意食也不失为是一种享受。

  流木野咲很自然地接过话头,她看向正小口小口咀嚼一块嫩肉的时缟晴人,“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个娃娃脸的是古菲亚,一脸猥琐刚才还调戏你的是哈诺因,哈诺因旁边的冰山则是伊克斯艾因。”

  这介绍还真是简单明了。

  时缟晴人将口中的食物咽下肚,笑了一下。

“很高兴认识你们,刚才也介绍过了,我是时缟晴人。”他斟酌一会儿才说道,“是…这次跟艾尔艾尔弗一起联弹的人。”

“听说了听说了~”古菲亚的声音透着大男孩的气息(虽然别人更愿意将他形容为小孩子),“古菲亚很惊讶哦,毕竟艾尔以前都在玩个人演出嘛。”

“是呢,听到时我也很惊讶。”为了方便说话,伊克斯艾因轻轻放下刀叉。

  ——可是对我来说是惊恐哦。

  时缟晴人在心中欲哭无泪地说。

“虽然表面上是那样说,其实大家都在为你感到高兴哦艾尔艾尔弗,难得交到一个朋友,我很欣慰啊。”哈诺因依旧是那个不着边际的调调。

  安静用餐的艾尔艾尔弗没有什么反应,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不要害羞啊,艾尔艾尔弗。”

“出现了,大叔的死缠烂打。”

“嗯?这位小姐,你刚刚说了什么?风太大我没听到。”

“我说了什么吗?阿德莱伊,我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有,流木野小姐只是一贯地用餐。”

“你们两个!”

  时缟晴人看着这样的情景嘴角不禁上扬。

 

“之前一直紧张着的我是笨蛋呢。”

“你才知道么。”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