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XXII

本次的更新~

最近文力低下啊,感觉用的词都差不多.......

得多看点书呢,得多看点书呢。

什么时候才能联弹啊QWQQQ



  大概是长时间下来累积的疲劳,时缟晴人这一觉睡得很沉,在睡梦中连汽车轻微的摇晃都感觉不到。鼻尖能够闻见的只有汽车座椅的皮革气味,在他的认知中,对方从来就不会是个有闲情使用芳香剂的人。

“艾尔…?”刚醒过来的人脑子的转动往往跟不上身体的动作,他坐起身时还是感觉自己的脑袋模模糊糊的,有什么东西在打着转,还有轻微的嗡鸣。最开始从睡眠中清醒过来的其实是视线,朦胧逐渐变得清澈起来,在看清那个睡眠前同样看过的身影时,他轻唤出声。

  转着方向盘的艾尔艾尔弗应了一声,然后腾出一只手将一瓶瓶装矿泉水递给坐在后面的时缟晴人。

“啊啊,谢了。”时缟晴人伸手接过,在他开始出声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喉咙是干哑的,发出来声音的同时那里也感到阵阵难受,急切需要水的滋润。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方才刚醒来的时候,自己是怎么呼唤艾尔艾尔弗的,而艾尔艾尔弗这个人的个性在碰到与自己本身有关的事情上也很是随意,所以他就任由时缟晴人那么叫了。

  至少现在,在这个只有两人独处的情况下,双方口舌上的争吵也没有那么常见,或许对他们来说是个好消息吧。几个月的时间几乎每天都会见面,六个月的时流总会让他们了解到什么,又学习到什么。他们不是顽固不灵的孩子,最后总会学习互相谦让,又因为合作的关系两人都明白不是浪费时间吵架的时候——当然,如果是讨论乐曲的话还是会不免发生——在时缟晴人一方面对艾尔艾尔弗嘴上不饶人的语气表示忍让时,艾尔艾尔弗也无意间(或者说是他有意而为,只是不让对方发现)对于时缟晴人不经过任何允许直接踏入他领域范围的举动表示了默许。

  他从来都是个界限分明的人,正事是正事,私事是私事,两者互不相干也管不着。一直以来在音乐界倾向于独奏表演,当然其中也不乏有跟人合作的时候,像是交响乐的助奏、音乐会顾问等,在处理这些事情上艾尔艾尔弗根本不会给他的合作者们一个机会去干涉自己的私人生活。

  然而他又想到,自己就那么顺理成章地让对方住在自己的家中,这无疑让他愣住了。

  在世人眼中,他是天才,他的才能理应让他孤傲。在同事眼里,不需质疑,他本身就拥有这份孤傲的特质。可是在面对时缟晴人时,从以前维持到现在的生活习惯不断被一条一条地推翻,被自己、被他。

  跟任何人都不一样的。时缟晴人仿佛没有耗费多少力气,轻而易举地就进入了艾尔艾尔弗的领域里面。

  也许是基于同样对于音乐的感受和共鸣吧,艾尔艾尔弗对此如此解释。

  时缟晴人疑惑地张望了一下这台现在只有自己和艾尔艾尔弗的车子,“流木野小姐还有阿德莱伊先生呢?”

“暂时在我家。按照预定,今晚要跟我的朋友吃顿饭。”

“啊,印象中是有这么一回事。”坐在副驾驶座后面的时缟晴人稍微调整一下姿势,为了方便说话向艾尔艾尔弗那里移过去一点,左手轻靠在副驾驶座椅背的边角上,自然而然往艾尔艾尔弗那边一看。

  嗯嗯?

“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啊?”眉头皱起,这当然是他关心别人的体现。要知道在意大利,自己可是兼具着某人一天到晚的吃喝,到后来竟然成了无形中的责任,导致他一看到对方就不由自主地询问饮食情况,并暗自想着今晚要好好煮一份丰盛的晚餐给他补一补。

“有很大原因是因为水土不服,毕竟最近几天一直在吃大餐。”艾尔艾尔弗连眉都没挑。

“那么今晚煮得清淡点?”时缟晴人完全没有想到正常来说,从未到达英国的他应该由东道主的艾尔艾尔弗来请吃一顿英国道地的晚餐,算是对于这位初来英国的游客礼仪上的招待。

“不用。”银发的人摇头,发梢晃了一下,“我没什么。关键是你,之前我们不是决定今晚要由你下厨招待我朋友的吗?”

“那个没关系的,既然流木野小姐和阿德莱伊先生不在的话就说明我们现在的目的地是超市吧?依我对你的了解,你一定都安排好了。”时缟晴人笑道。

“我只负责交通,采买都是你分内的事。”

“恩,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嘛。”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流木野咲坐在沙发上,即使是在别人家,她也当做是在自己家一样悠闲自在。一只手百无聊赖地敲着节拍,也不知道是在哼着什么歌。

  艾尔艾尔弗说4点30分,就一定是4点30分。在时钟时针指向4,分针指向6时,她不意外地听见轮胎在路面上摩擦的声音,连带引擎声一同越来越近。熟门熟路地在墙上某个按钮点下,为那回来的两人把电动铁门打开,再后来又以轻巧的步伐快步走到大门将门锁旋开,拉开看起来厚重的木质门板。

“你们终于回来啦!”流木野咲大喊。

  她从里面探出头,看着时缟晴人提着一袋装满蔬菜的环保袋走了过来。见不用自己提醒,对方就很习惯地将鞋子放在鞋架子上,流木野咲不禁怀疑这是否是长期与艾尔艾尔弗相处下来的结果。

“今晚是时缟君下厨吧?”

“没错哦。”青年笑了一下,提着袋子走到最里面的厨房。而艾尔艾尔弗刚锁上车门后也提着零星的小袋子进门。随手将门带上,艾尔艾尔弗问道:“阿德莱伊在哪里?”

“书房,说是想要休息一下。”她说,然后就不管艾尔艾尔弗,自己也跟着跑到里头的厨房去帮忙时缟晴人了。

  对流木野咲的性子早就习惯的艾尔艾尔弗把东西递给厨房的时缟晴人后,跟他说了一声就走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去换洗。从早上一直忙到刚才才下班,下班之后又立即驾车去与时缟晴人会合,今天大半的时间都在外度过,也难怪他一回到自己的地方就想着洗澡了。

  顺便把时缟晴人刚刚忘记拿进来的行李拿到预定给他睡的房间放好,艾尔艾尔弗就这么进行自己的事,对于楼下忙活着的时缟晴人没有任何评语,也没有任何因为外人在自己领域范围内所产生的不适。

  所以说,两人都在互相习惯着啊。

 

 

  1小时前。

“耶?你要我们先去你家?”流木野咲问道。感到有些讶异的她连声音都跟着高了一个调,“之前不是说好要跟哈诺因他们一起用餐的吗?作为主人的你偷跑是怎么一回事?”

  按照艾尔艾尔弗的计划,在时缟晴人抵达英国伦敦的这一天,同时也是艾尔艾尔弗预定自己处理好桌上囤积的所有事项的一天,他、时缟晴人、阿德莱伊、流木野咲还有其他音乐界认识已久的好友会在这位天才钢琴家的家用餐,以隔了一段时间的叙旧以及为认识一个新朋友——也就是时缟晴人——度过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

  顺带说明,原本艾尔艾尔弗是打算在一家高级餐厅解决晚餐的,但在不久之前偶然看见他跟那群人的微信会话记录的时缟晴人歪头,问道:

“你请吃饭?高级餐厅?”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咳,”亚裔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我不太习惯那种场合。”

  他说的是那种进去还得穿上正装的上流餐厅。

“你又不是小孩子,总不可能因为这样的理由就连累全部人吧?”反正这顿饭是吃定了。艾尔艾尔弗向时缟晴人表露出这样的想法。

“这不是存心要我闹笑话嘛……”意大利的用餐礼仪跟英国有类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一不小心出糗那场面可真够好笑的。何况还是高级餐厅,你一进去就代表成了绅士、淑女,任何一丝举动都马虎不得啊。要知道英国用餐礼仪可是十等十的讲究先后和规矩。

  时缟晴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总不能要他从网上恶补一下相关知识吧?他当然没忘记面前的艾尔艾尔弗是经过英国这个礼仪社会以不短的时间熏陶而成的半个英国绅士(说半个是因为他直到小学才搬到英国),对现在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个维基百科,或许还可以叫他手把手教导一下,但时缟晴人知道依他对自己的了解,不出糗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他可不想因为因此让当天的会面变得尴尬。

“我自己下厨都比这好多了……”蓝眼睛的青年自言自语道,距离他不远的艾尔艾尔弗自然可以听到。

  银发的青年看着Ipad上方的对话记录沉思了一会儿。

“…可以啊。”他说。

“咦?”什么什么?

  艾尔艾尔弗把手里的Ipad递给时缟晴人,页面没锁。“计划更改,让他们在我家用餐,由你下厨。这样可以。”

  时缟晴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自然地往手中Ipad未暗的页面一看。上头是艾尔艾尔弗和他朋友的群组对话,由于不少人还在线,手一直可以感受到传来新讯息的振动,同时对话记录的箭头也在不断往下滑。

 

☺SAKI☺说:

话说回来@LLF,那个联弹的住意大利很久了吧?会不会做意大利菜?[灿笑][灿笑]

 

☠☠Q-VIER☆说:

意大利菜意大利菜!古菲亚想要吃意大利菜~

 

A-DREI说:

喂…我说你们不要太麻烦人家啊……[扶额]

 

H-9说:

有什么关系?趁机认识一下也好啊~最重要的是,@LLF,联弹的是男是女?

 

☺SAKI☺说:

WWWWWWWW

 

☠☠Q-VIER☆说:

WWWWWWWW

 

X-EINS说:

哈诺………

 

LLF说:

@H-9 是男的。

[LLF上传了5张图片]

 

☺SAKI☺说:

 

☺SAKI☺说:

看起来好好吃!可恶!居然一个人在外面享受美食——![怒][怒][怒]

 

H-9说:

说什么呢,我在意大利都吃腻了!

 

X-EINS说:

老实说哈诺,我真的饿了……

 

H-9说:

伊克斯!?[惊][惊]

 

X-EINS说:

@LLF 都是那位联弹者煮的吗?

 

LLF说:

嗯。

 

☠☠Q-VIER☆说:

我也想吃[流口水][流口水][流口水]

 

☠☠Q-VIER☆说:

@LLF 叫那个人做一顿饭给我们吧~~~~~做嘛做嘛~~~~~~~

 

☺SAKI☺说:

@LLF 做嘛做嘛~~~~~~~~~~~~

 

LLF 说:

……

 

A-DREI说:

 @LLF?

 

“所以你意下如何?”银发的青年支着下巴看他,另一只手放在沙发边上。

“呃……”时缟晴人望着对话内容,犹豫不决。用户名字叫SAKI和Q-VIER的人还在不断输入一长段请求的讯息,两人的讯息几乎占满整个版面。

  IPAD还在亮着讯息灯。艾尔艾尔弗在看着他。

  时缟晴人败下阵来。“如果,你可以帮我准备好材料的话……”他支支吾吾地说道。

 

[09:30 pm]

LLF说:

他说可以。

 

  ——于是就这么拍板定案了。

 

“你以为意大利菜随便就能做出来吗?不可能吧?”艾尔艾尔弗直视前方,转着方向盘。

“是这样没错啦…所以你是要去买东西?”流木野咲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基本上都买了,现在去只是以防万一。”艾尔艾尔弗瞥了后车座的某人一样,难免对方不会一时起意要煮什么其他料理。要知道他家不可能什么都有,更不可能为了附和这群无赖朋友的要求而什么都有。例如说意大利料理常用的香料。

  如果没有的话,也能够拿其他东西勉强凑合一下。反正时缟晴人早就被他在意大利住的那幢别墅磨出化无为有的境界。

“这样的话叫我或者流木野跟你去就行啦?时缟先生不是正睡着嘛?”一直沉默的阿德莱伊说。

“只要是去超市,这家伙都特别精神。”艾尔艾尔弗说。

“……”这是阿德莱伊。

“…真是一个居家好男人,快把他让给我吧!”这是流木野咲。

 

 

  时缟晴人正娴熟地切菜,一边注意旁边锅里烧的水。

  他跟流木野咲同样穿着围裙,但流木野咲只觉得自己在这个厨房丝毫无用武之地。

“时缟君,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流木野咲迫不得已开口。

  正在悠闲哼着歌的时缟晴人这才反应了过来,他望了望刚开始热锅的油,再看了看手边刚切好的菜。人家愿意来帮忙,你总不能拒绝人家是不是?于是时缟晴人体贴地笑道,“那么就麻烦流木野桑帮我摆盘吧。”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