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XXI

久等的更新,今天都是文字叙述,没什么有趣的环节,姑且算是过渡章吧。


求意见

是这样的,在写完克洛采后还会预定开一个艾晴的新坑!

有两个设定让大家选择,详细情形请戳以下网址,能的话留言让我知道你想要我写的设定会更好!等过了一段时间会去做统计,所以直到克洛采完结期间都是有效的哦!

http://catalpani.lofter.com/post/2daa2a_674de42


【BGM】



  一辆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轿车里正坐着四个人,其中有三个都是在音乐领域混出一定名声的人物,他们分别是有拥有‘音乐神童’之名,在好几年以前就以中学生身份出道的钢琴家·艾尔艾尔弗,普遍认为是艾尔艾尔弗的私人秘书的阿德莱伊以及少数获得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演出机会的知名女声乐家·流木野咲。这三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最后再加上一个从未在音乐领域露过面、出过头的时缟晴人。

  四个人都与音乐有着无法脱离的关系,因为某些缘故的机缘下,四人竟然得以同乘坐一辆轿车,另外三人只觉得还好,因为他们彼此早就认识长达数年,可在此之前只与艾尔艾尔弗有过一段来往的时缟晴人只觉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方才才认识的同乡流木野咲现在又坐在自己旁边径自沉默着。一时间四人之间没有任何话题的交流,气氛沉默着,无形的尴尬蔓延,就连艾尔艾尔弗不时转着方向盘或是踩着油门的细碎声音都能听见。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时缟晴人略显无聊地望着窗外的街道还有时至傍晚有些昏黄的天空。与充斥着各种富有民族性和宗教性的历史建筑不同,伦敦的街道反而带着走在世界前方的现代感——事实上欧洲的经济发达国家多是这样的——这更加让时缟晴人意识到自己早已到达距离地中海之上的,风俗习惯与意大利截然不同的西欧版块。

  时缟晴人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间叹出一口气,长期说意语的关系带着有些厚实的鼻音,在车里一出立即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奈何当事人还没有任何意识地看着窗外,头侧靠在支着的手上,在玻璃车窗上隐隐蒙上一层浅影。

  艾尔艾尔弗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眼睛扫了一下手表的指针方向。

  流木野咲眨眨眼睛,看着这样的时缟晴人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因而露出丁点笑意。

  而从打从一开始与时缟晴人进行一番自我介绍后就没再说过一句话的阿德莱伊,他从时缟晴人一坐到车里就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位亚裔的意大利移民。

  他就是艾尔艾尔弗的联弹者,那个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一样严苛的艾尔艾尔弗所挑选出的人,阿德莱伊想。说句实话吧,他当初听到艾尔艾尔弗在意大利溜达不久就找到一个联弹者时,是一点都不相信的。一来,时缟晴人这名字他压根儿就没听闻过,二来就算艾尔艾尔弗真的找到了,他也预测过有七成以上的可能性那个人会被艾尔艾尔弗这种惹人厌的性子给气走。所以听到艾尔艾尔弗说他跟那位联弹者会在这几天来英国时,阿德莱伊真的感到十分意外。

  时缟晴人。他记下这个名字。这让他对这位联弹者改观,他没有响亮的名声是不争的事实,但那也许是因为他只是一个被世界埋没的众多天才之一呢?就像艾尔艾尔弗,如果当初他没有主动涉及音乐的话,又有谁会知道他会成为今天这般的名流钢琴家?

  而在亲眼见到时缟晴人本人后,阿德莱伊原本的期待顿时转变成了类似失望的情绪,是的,失望,或许可以这么形容。怎么不失望呢?能够夺得艾尔艾尔弗慧眼的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甚至从外表上看还有点稚嫩的青年啊!阿德莱伊知道自己的好友选择的人一定具有某种程度上的优异,但见到时缟晴人时他真的无法克制想法地如此觉得:其实是艾尔艾尔弗出错了吧?

  实情是,艾尔艾尔弗没有出过错,从来不会也永远不会。

  然而现在的阿德莱伊并不知道,他只是任由脑海中不断变换着的想法继续窜过,让心底的情绪不停发酵酝酿,最后混出一种不知是好是坏,是高兴还是不悦的奇异情绪。

  话又说回来,在见到时缟晴人的时候他旁边还跟着一个流木野咲,问及他们时两人都只是笑着打哈哈说书局偶然认识的,又因为都是日本人就这么聊上了。

‘你不是还打算待会去见艾尔艾尔弗的吗?’阿德莱伊怀疑地看了流木野咲一眼,对方只是对他眼神示意一下,阿德莱伊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时缟晴人哪里吸引你了?——阿德莱伊挑眉。

  他性子温顺啊!在这里多难得啊!——这是流木野咲对此的辩驳。

  于是我们得出结论,其实流木野咲邀请时缟晴人喝下午茶其实不单纯是因为两人是同乡,还因为时缟晴人身上的某些特质吸引了流木野咲的注意。先不论这份特质是时缟晴人在日本时就有的、在意大利后天培养成的、还是经由时间和所经历的人事物的磨练下促成的气质,毫无疑问,不需质疑地,流木野咲她这个大名鼎鼎的声乐家,在全世界有着不少人为其美貌和气质臣服的她,对时缟晴人有些动心了。

  初遇是书局,还是因为碰到同一本书而相遇的。跟她中学时期看过的少女漫画展开简直一模一样。流木野咲一直不相信什么相遇是一场缘分的说法,在她看来爱情就是你对我抱有目的,我对你也抱着某种目的,然后两人撞到一处酝酿一下感情,归根究底就两个字:性欲。

  流木野咲好歹也是在这个音乐领域混出来的,每个领域自然都会有勾心斗角的戏码,而她经历多了看人看事自然也跟那些初出茅庐的新手不一样。然而今天,对于一个偶然经过的,原本应该是陌生人的时缟晴人,她居然动了那种她从未去深入思考过的念头,这当然使她感到十分意外。

  而流木野咲选择接受这个意外。她输得起,也赢得起,人生只有一次,她更希望自己去做出决定,这决定正确与否都没关系,只要她最终不会后悔就行了。流木野咲异于平常女性的断然便是由此而来,这也同样造就了她不是平常的女流之辈的事实。放下或是争取,两条路放在她的前面,而她做出的决定也跟这两条路的名字一样直截了当。

“晴人,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流木野咲终于开口,见对方只是愣了一下没有做出任何反对的言语举动时,她轻笑了一下,“我真的没想到你就是艾尔艾尔弗所说的联弹者,真的,一开始在书局遇到你时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你就是他。”

  她把脸颊边稍长的头发往耳后一挂,散发出一种动人的女性魅力。见此,阿德莱伊心里暗自摇头,不知该为时缟晴人还是为流木野咲感到无奈。

  时缟晴人将向着窗外的目光收回,依旧维持着头支着手的姿势,他看着流木野咲,蓝色眼睛眯了一下,“嗯…事实上我也不会想到你就是那个世界闻名的声乐家啊……”

  这语气听起来怎么…嗯?

  阿德莱伊和流木野咲都不明就里,感觉哪里怪怪的,而与对方相处至少半年的艾尔艾尔弗非常及时地给予解答。

“时缟晴人,距离目的地还有15分钟,你可以小睡一会。”艾尔艾尔弗说道。

“啊啊太好了,我还在想有别人在这样做会不会很没礼貌呢…”时缟晴人勉强睁开眼睛,他昨天通宵忙着完成教授布置的作业,睡不到几个小时又乘着计程车去机场搭上去英国的飞机,中途补眠的时间屈指可数,现在感到疲劳是理所当然的事。不如说,在这种直到刚才都沉默静寂的气氛中,即使精神绷紧的人到后来也会自然而然感到困意,这对时缟晴人来说更甚。

时缟晴人真的是太累了,本能脱出口的话只有艾尔艾尔弗能够听得懂。流木野咲和阿德莱伊听着似乎是意大利语的语言,看着那个说话的亚裔青年说了好几句话,最后短短一句大概是晚安之类的话就这么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一时间,轻轻的呼吸声起伏在汽车内隐约可以听见。

“Buona notte.(意大利语的晚安)”时缟晴人迷迷糊糊地笑着说,伸出手好似对坐在驾驶座的艾尔艾尔弗招了一下就垂了下来,进入了梦乡。

  ……

  几分钟过去了。

 

“噗。”阿德莱伊喷笑出声。

“你笑什么啊!”流木野咲瞪了他一眼。

“世人眼中的美女声乐家流木野咲,今天主动搭讪居然失败了哈哈——”

“阿!德!莱!伊!”结果引来那位美女声乐家的怒吼。

 

  艾尔艾尔弗透过车后镜望着正在睡着的时缟晴人,对方眼下隐隐的乌青是他离开后才多出来的,让他不禁挑眉那人几天下来究竟是怎么过成这幅德性。坐在副驾驶座的阿德莱伊正忙着与流木野咲拌嘴,流木野咲气得伸手去扯他的头发。艾尔艾尔弗无声地将车内朝着时缟晴人方向的冷气调了方向,而时缟晴人嘴唇微张,闭着眼睛的样子很是安详。

“嗯,Buona notte.”银发的青年低声说道。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