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XIII

晴人小天使的故事写太爽,我写了一个假期还没写完...


【BGM】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90068/



  自己真的很厉害吗?

  时缟晴人看着面前对他似乎是赞不绝口的一位正装男士,眼神不禁有些疑惑。蓝色的眸子因为主人的思绪而变得深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大海一不小心就会掀起翻天巨浪。

  钢琴,是了,又是跟钢琴有关的事。

  他只是跟往常一样与音乐进行着所谓的对话而已。刚转过来的新学校,以及以前学校所没有的设备齐全的音乐室,安逸和谐的学习气氛,夕阳辉辉日幕低垂的傍晚,这些无不怂恿着他的手指陷入那些黑白色的琴键中,进行一场弹奏。

  耳边只有叮叮咚咚的琴音没有其他,开着的玻璃窗将橘红色的光透了进来,为室内染上朦胧的色彩,朦胧得连乐谱上的五线谱还有那些豆状音符都可以跟着摇晃起舞。这般的柔软氛围,也间接影响着他得以弹出难得的柔软音色。那是音乐带给他的,今天的收获和惊喜。

  常常有那么一个时候,她会心血来潮地给他一份大礼,这时候他知道自己可以奏出平时所无法奏出的声音,但更多的时候他却是缺乏着周围人所谓的‘灵感’,手指按下熟悉的琴键时仅能听到自己觉得平淡无常的声音,在这种时候他往往欠缺某种激情,兴许是因为那时的她不乐于与他对话,又或是他自己本身并没有那个心情还有那个能力去奏出那个‘特别的声音’。

  她会感到无趣,她会感到兴奋;而这时他亦会感到与她一样的心情。

  而每当那个时候,收到难得的由她赋予的礼物的时候,他无疑是高兴的。只有在这个时候他可以仿佛永远地沉浸在那扇门后的那个世界,陷入静止的氛围中进行着如同永恒的弹奏。他常常可以弹至忘我,弹到忘了时间,弹到可以忘了自己身处哪里,甚至可以忘了现实。

  声音,他一直都能听到那个声音。在进入只有独自一人的那个领域中,现实世界的吵杂便无法动他分毫,也就是因为如此他只有在那个时候方能感受到难得一见的平静。

  今天也应该是这样的。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也许已经1个小时以上,但是这种平静对他来说永远是不够的,他反而希望更多,然而便是在这种情况下,竟有人无知且愚昧地打扰了这个神圣庄严的时刻,突兀且突然地将他从‘那里’拖了出来。

  噢。时缟晴人原本要移到旁边琴键的手指顿时乱了阵脚,音乐室内响起的是难听不能入耳的杂音,就连他心中的音乐也跟着响起悲鸣。

  他看着从音乐室门板走进来的那位男士,对方真夸张地大力鼓掌赞扬着时缟晴人的技艺,说是什么难得可以见到这么精湛的演出,还说自己为此感到非常感动等等,在时缟晴人眼里只觉得很难受。

  这个人不懂音乐。时缟晴人不用一秒就得出这个结论。

  没有一个人是希望被人打扰的,尤其是在与她进行对话的时候。

  这位先生突如其来的掌声就像是没有教养的插话,被插入对话的两者只觉得无奈又惊吓,而在时缟晴人与音乐进行着本应该没有第三者的对话时,他这么一来只是平白破坏了所有。进入‘感觉’,进入‘那里’,需要花上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他需要酝酿,有时长有时短,先生的所作所为等于是将他耗费的这份心力也破坏殆尽。

  所以这怎么不让他生气?

“您有什么事吗?”他挑起眉。那只是很细微的动作,难以让人察觉,但如果是认识的人就会明了这是这位蓝眸的年轻人难得的不悦。只可惜这位先生只是偶然经过的不知从哪而来的陌生人,他还是继续挂着那一脸的兴高采烈的表情,手张开大幅度地晃动显示出主人的活跃情绪。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绝伦的演出,你真是太厉害了!”男士说,穿着黑色西装的他快步走到时缟晴人面前拿起对方放在琴键上的双手,“你一定是天才,这双能够演奏出那般美妙声音的手在这之前居然都没被人发现吗?这真是让人意外又心痛!”

  时缟晴人眼角微抽,眼前人的热情只能让他感到恐惧、不、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无端升起的厌恶。他,讨厌这个人,打从一开始就讨厌。

“请放开,先生。”强迫自己露出如平时一样的笑容,“是这样的,您打扰到我的练习时间了。”

  所以快点离开吧!他心里说,希望这人能够明白他话背后的含义。

  可是这位刚刚才认识的陌生人似乎太过固执,或者说他压根就不管时缟晴人在说什么,他只是用着一副狂热的表情看着时缟晴人,看着他弹钢琴的那双手,径自说道:

“你的技艺足以登上世界的舞台,为什么不呢?像你这样年纪的其他人正在音乐领域中苦苦挣扎没有所获,然而你却拥有这个机会去超越他们,去超越那些神童,为什么?因为你就是他们的一员,你同样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啊!”

  时缟晴人将手从对方的禁锢中用力拉出,“我想你搞错了,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厉害的人,我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他只要能够在音乐的世界中沉沦,其他什么都不要,“所以请容许我的离开,先生。”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对着这个一开始他就没法给他好脸色看的先生,即使对方的仪态得体,即使对方的外表印象并不会给正常人不快,时缟晴人还是感到不悦,他拿起曲谱还有椅子上的背包,不顾对方意愿就这么快步离开。

  有人在背后叫唤着,但他没有理会。

 

 

  他转到这所中学还不到3个月。几个月前,因为父母离异的缘故,以往的家庭不再,双亲分道扬镳,而他的抚养权落到了那个很少回家的父亲身上。

  父亲在法庭下判决之后,在从法庭出来的那个大门不远叫住他的名字,那时他正好走出法庭正犹豫着是要去找父亲还是母亲说说话,恰巧这时父亲的呼唤为他做了决定。

“爸爸?”他转过身,见一贯维持邋遢形象的父亲走了过来重重地拍下他的肩膀,时缟晴人可以从自己父亲实验室的白大褂上闻见化学药水味,还有一些难闻刺鼻的加了人工香精的香水味道。

“晴人,今天开始我们就可以自由地生活,不用理那个臭婊子啦!”

“…别这样,爸爸。”时缟晴人对父亲的话觉得不忍,那是他的亲生母亲,是对方结婚许多年许诺终生的伴侣,这么说未免太过分了。

这时,不远处那位熟悉面貌的女人与他偶然对上视线,他瞳孔一缩,看着那人苦笑着对他摇了摇手。

“……”他咬着嘴唇,看着自己的母亲以一种快要哭出来的笑容与他道别。

  女人迈开步伐断然离开,时缟晴人知道这位母亲总是不愿让他人看到自己软弱的时候,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是一样。眼见母亲就要就此远去,兴许以后就很难再见到照顾自己多年与他有着深厚感情的她,时缟晴人急得将父亲的手拉开,大步跑了过去。

“妈…妈妈!”他大喊着,希望能够借此阻止对方不愿停下的脚步。

  女人的身子僵了一会儿,她在原地停了一会儿后又踏着高跟鞋离开。她身上还穿着工作的白领和衬裙,时缟晴人知道无论如何她在判决结束后必然还要回到公司主理工作的事务。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的,在父亲一天到晚都在外面不知去向的时候,这位女性是多么坚强地撑起了家、撑起了一切,照顾着他又苦心经营着由她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公司,即使她名下的、她父亲名下的产权都被他的父亲所夺走。

  她的生活节奏是如此匆忙,竟不允许她与儿子作为一家人的最后一次对话。又或是,这位母亲连一次对话都吝啬地给予?

“等一下…求你了妈妈!一下就好!”时缟晴人伸出手拉住母亲的手,成长着的身体体力旺盛自然比过对方,他颤着声音说道,“一下就好……至少,就这么一次,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女人背着身,时缟晴人因此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他只能看到对方手紧捏着手提包的皮面。过了好几秒种,她说,“跟我来,我们就在车上说吧。”

  木然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可是他知道这只是对方的伪装。

 

“我对不起你,晴人。”他一上车,坐在驾驶座的母亲就飞快开口,“我对不起你,把你交给了那个混蛋。”

“不,”时缟晴人摇头,“这种事情没关系的。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妈妈可以更开心一点。”

  不用去管爸爸的烦心事,又没有他这样还小不懂事的孩子在旁边,母亲理应可以更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事业,还有自己想要的理想生活。

  不用管他了。时缟晴人暗自想。不用管你自己的儿子,好好生活。

“晴人…”女人回过身,时缟晴人这才发现没有妆扮衬托的脸庞不知何时变得如此憔悴,精神不济,眼角边的细纹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多,她又是在何时变得如此苍老。

  一时间,时缟晴人为自己母亲感到心痛。一股内疚感也油然而生。

  女人越过座椅抱着自己的儿子,即使儿子已经长大,即便儿子已经不如当初那般稚嫩幼小,他终究是她的儿子,是自己怀胎十月又费心照顾的心肝宝贝。这样的他……这样的惹人怜爱的孩子居然要她放手,这个世界到底是多么地不公平啊!

  她光是想象一下时缟晴人之后的未来,再想着自己的丈夫,不、再过不久就会是前任的那个混蛋,这样一想她越发将怀中的儿子抱得紧紧的,仿佛这么做就可以不让他离开自己。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透过车窗看见那个可恶的混蛋居然在远处张望叫着她亲爱的儿子的名字时,思至如此她痛哭出声。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她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哭。而时缟晴人,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母亲在自己面前揭开自己坚硬的盔甲露出女性软弱的一面。

“妈妈,”时缟晴人闭上眼睛,他抬起手轻轻将母亲环抱住,轻柔的语调是那个一贯懂事迁就的儿子说的。

  他说:“我爱你,妈妈。”

 

  所以不要伤心,不要流泪。你的儿子一直都会爱着你、想着你。


评论(4)
热度(33)
  1. 惠风和畅🍃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