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IX

晚上大概还会有一更w

好想把克洛采一口气写完,但那样负担太大了点。【喂

慢慢来吧 ╮(╯▽╰)╭


【BGM】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17296/

这位PO主每次放的歌都很对我口味w


  犬塚久间是一个走读生,这在日本很常见。今年16岁的他上了高一还没读完半年,读的是东京一间不三不四的三流高中。缺点是好坏学生都有,优点是学费和入学门槛很低,轻而易举就能入学。父母收入毕竟只是小资上班族,何况他也觉得作为学生的自己好好努力就行了,环境什么不是问题,所以最后就选了这么一间中学。

  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樱井爱娜也会跟自己选了一样的学校。明明对方学业成绩比他还要好,明明她家即使是负担她去外国留学也没问题的。但少女只是笑着说她不放心自己,让犬塚久间不禁感叹自己青梅竹马的温柔性子。

‘今天还要打工,等我。’

  指尖按着触控式屏幕上的键盘,打出的话语是两人无法言明的默契。将手机锁屏丢进背包,犬塚久间双手罩在嘴前呼出一口气,还顺带磨蹭几下手,试图驱逐这冬季带来的寒意。他在街道上走着,在这种季节打工无疑是够呛,而且他打的还是室外工作的工,即便早上以防万一已经多穿了几层衣服,但果然还是不喜欢啊,这种季节。

  他穿过人群走到位于东京市的某个广场,广场挺近,就是距离他学校几个站的位置,从3号出口走出来再沿着街道走几步就到了。每天都有市政府的人定期来清理雪堆,所以广场还是挺干净的,而正中央的宽阔空地在这几天还被特意圈出一个范围,放着一架钢琴和座椅,现在还有人在那里弹奏着。

  钢琴的音乐为这冬日的雪带来古朴气息。这就是他的打工内容。

  准确来说这是某个公司的企划之一,大致上就是在做赞助做宣传,慈善性的举动使得举办方对犬塚久间这样的年轻学生十分欢迎,薪水以小时计算也可说是可观,于是犬塚久间毫不犹豫地接受这份工作。

  忽略天气不计,弹一个小时的钢琴就能赚钱,这何乐而不为呢?何况他对音乐也不排斥,小时候还去上过钢琴课。

  他等待正在弹琴的那个人结束与他交班,对方看上去也是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学生,他也见过好几次,印象中是这附近中学的吧,校服看起来挺眼熟的样子。

  周围有零零碎碎的人在广场围观着钢琴演奏,音乐是人类所创造的最为美好的艺术杰作,她是人人都能欣赏并回应的。

  而美好的事物每个人都乐于去回应。

“辛苦啦。”对那个人摇下手,在这之前犬塚久间早已将自己的背包都放到一旁角落的小空间,那是专门为了他们这些打工的人而设的。对方对他点头笑下就拿起自己的东西走了,在冬日里快步离开像是要去补习班。

“好了,”犬塚久间舒展一下指骨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他坐在椅子上调了下椅子的高度,手指放在琴键上,心情不由自主地沉静下来,“开工吧。”

 

 

“你这小鬼真是的,害得我连生意都做不成。”老爷爷唏嘘着,但牵着时缟晴人的手还是握得紧紧的像是怕他一会儿就自己走失迷路。

“…对不起。”这时候的时缟晴人也十分识相地直接道歉,老人说得也没错,他这样无缘无故就在人家面前喊着要去弹钢琴什么的,在大人看来始终是太过无理取闹了,但他没办法,毕竟在那个时候那个时间点,这份心情实在是太过强烈。

  就算现在心情稍微冷静了一点,想要去触碰琴键的心情是不会改变的。

  蓝眼孩子当时的大喊顿时吸引了其他行人的注意,他们疑惑地看着这俩人一大一小的,眼神中还带点警惕,这警惕当然是针对坐着卖艺的老人,让老爷爷心里气得想把面前的小孩狠狠敲一顿。在这群陌生人眼中,时缟晴 人这孩子就是一只单纯天真的小动物,这样的小孩一喊,再看到那个一看就跟他没什么关系的老人,在一瞬间这群人就可以脑补出一段与事实天差地远的故事。

  老人抬手对这群人示意一下,他勉强勾出笑容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但实情是他自己都对这种莫须有的怀疑感到冤枉。

  身旁的小孩还在看着他,大眼睛还是水润润的,让老人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什么时候欺负他了(虽然并没有)。

  无奈之下,他把脚边的东西都收拾收拾,背着吉他盒,牵着这臭小孩的手走到他记忆中,最近的‘有钢琴’的地方。

“爷爷,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啊?”小晴人问,他用手蹭了一下通红的鼻头,也不知道是被冷天气还是因为刚才哭的时候才弄上的。

“你不是要去弹钢琴吗,我记得这附近就有一个。”虽然是某个宣传企划,不过在那些工作人员看见这小孩后,他们应该还是会心软的。

“真的?!”蓝色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他似乎只有在遇到跟音乐有关的事物才会这样——老人不由得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会养出对音乐这么痴迷的小孩子。

“对啦,所以手牵好一点,你一不见我们就去不成了。”他拍拍孩子的脑袋,开始怀念起那个自出生就只见过一次的可爱孙子。

  他的孙子应该没有这么可恶吧?

 

 

  犬塚久间刚结束完一曲,就被一个工作人员叫了一下。

“…?”他疑惑地看着对方,而这位工作人员只是指了下在他旁边的一老一小,然后耸肩。犬塚久间知道从他这里是得不到回答的了,于是他转而看向那位背着看起来是吉他盒的老先生,他的手还牵着一个看起来就很可爱的小男孩。这时期的小孩子都比较单纯一点,见他直盯着钢琴不说话的样子,犬塚久间打包票这孩子绝对是想去弹她。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就在这时候,那位老先生笑笑,“小伙子,抱歉打扰啦,这孩子无论如何都想弹钢琴来着。”

  噢,看吧。

“这个啊…”犬塚久间略为难地看向工作人员,对方投给他一个‘随便你’的眼神,“只是玩玩应该是可以的吧…?”

  那位工作人员想了想,后而对那位老人说,“是这样的,这小子现在还在打工,我们可以让这个小弟弟弹,但他弹的时间必须从这小子的值班时间扣,这样没问题吧?”

  老人捏捏时缟晴人的脸颊,“你这麻烦的小子!给人家添这么多麻烦,还不快谢谢大哥哥?”

“谢…谢谢!”时缟晴人依言说道,还露出大大的发自内心的笑容。犬塚久间有种被萌到的感觉。

  唉,算了。大不了今天少赚点,明天再补回来便行了。他揉揉小晴人的头,有些柔软的发质是小孩子惯有的,摸起来很舒服。他微微提起嘴角,“不会。”

 

 

“椅子调到这么高,可以吗?”时缟晴人听见刚刚才认识的大哥哥这么问,蓝眼睛比对了一下他和琴键的高度,他点头,“可以。”

  看着对方还没法碰到踏板的小短腿,犬塚久间忽然有点想笑。从刚才开始就在观察这边情况的观众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时缟晴人后,有几个家长不禁露出笑意。老人手指着时缟晴人,对着这些人无奈地摇摇头。

  小孩子嘛,没关系的。

  与此同时,这边的犬塚久间与时缟晴人正在忙活着。他问着坐着的孩子,半弯着身整理着谱架上的曲谱,“我是犬塚久间,你叫什么名字啊?”

“时缟,时缟晴人。”蓝色的眸色看着自己的手指拂过一个又一个的黑键和白键,熟悉又陌生的触感仿佛又燃起了他对音乐的热情,然而指尖在碰触到冰冷的键面不久,他又像是被冷水给打醒,身体中央的火焰被硬生生扑灭,在这时候时缟晴人能感受到的,是如同坠入另一个世界的平静与安逸。

  但是,还没有。

  他还没完全进入‘感觉’。

  制止住大哥哥似乎想为他翻找曲谱的举动,他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犬塚久间愣了一下。可这时的时缟晴人已经完全忽略周围的情况了,他轻轻将头上的帽子拿下放在椅子的一边,转而又脱下自己身上厚重的外套。

  在犬塚久间愣着的当儿,他轻巧地将外套放在一旁。

  即使不用踏板也没关系。

  时缟晴人闭上眼睛。“大哥哥。”他说道,声音比起方才两人的对话还要小上许多,低喃着,如同是不想触犯到什么禁忌,又像是面对自身信奉的神明所展现出的、本能的虔诚。

  犬塚久间像是这才从发愣中醒了过来,“…什么事?”

“我,要开始弹了。”

  时缟晴人缓缓睁开蓝色的瞳,在这还小的孩子眼中闪着而飞快流逝的是某种无法用字眼来形容的。蓝宝石沉淀着色泽,在光下透着优雅而诱惑人心的色彩。

  即使不用踏板也没关系。

  他微微抬高双手,停在距离琴键一定的高度,似乎是在等待。

  在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只有眼前的钢琴而已。

  ——从身体的最深处在回响着,牵引着,命令他时缟晴人弹出来的音乐。

 

  啊,就是那个。

  时缟晴人笑了出来,也不管旁人的异色。手指猛地落下,在黑白琴键上响出的是这架钢琴前所未有的,震撼人心的声音。

  在那一霎那,犬塚久间只觉得有一阵风吹过。


评论(5)
热度(33)
  1. 惠风和畅🍃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