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VIII

今天有点意识流【。

今天的BGM必须听啊,绝对必须听啊,超有FEEL的所以请看官们一定要听一听!请边听边看本篇,老实说不知你们会不会感受到我感受到的那个感觉,但果然还是听一下吧?

又、里头的歌词出自森山直太朗 的さくら,翻译过来名字是樱花(或樱),也是一首很不错的曲子,有兴趣可以去听听看!

本篇这么写可能会觉得很奇怪,但我想我是不会改的╭( ・ㅂ・)و ̑̑  请把它视为我个人的坚持,如果在看完后还能喜欢这样的我的文真是太好了呢。(笑)


【BGM】

http://2.vdisksina.appsina.com/s/cMaUWkpyxydoB




 “我一直在等待 和你重逢的那一天——”

  一时间,时缟晴人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在这位老人的声音发出来的那一刻,他就不禁屏住呼吸。这当然不是指老爷爷唱得不好,但也不是说他唱得……嗯…该怎么说呢?这种仿佛是心被触动的感觉…?

  他歪头,看着此时此刻正唱着歌的老人。

  老人不再嬉皮笑脸的,取而代之的是他抿着嘴成了向下的弧度,可是与之相反的是眼神正在回忆着什么,在悲伤中掺杂着的是些微的喜悦、甚至是幸福,这般矛盾的感觉时缟晴人在那时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是第一次——却也不是最后一次——在人身上见过这种表情。

  啊,这是什么呢。

  啊,这该是什么呢。

  海洋蓝的眼睛闪过一丝疑惑,那种莫名的感情是他无法诠释的人类感情上的矛盾,是悲与喜这相互对立的两者的混杂,这对当时还小的他无疑是太难理解的东西,可是有一点他是唯一确信的。

  老人唱完了第一句后,苍老的手拨过吉他的弦,轻柔的调在冬日的空气中回荡。

 

  在我唱着这首歌的时候,你是否会为我驻足呢?

  在我唱着它的时候,远在他乡的你是否会听到呢?

 

  “在那樱花飞舞的道路上 向你挥手 呼喊你的名字。”

   往日的回忆是苦是甜,在不久后的将来却不再是当初的味道。第一次尝过的苦咖啡,在一切都过去的那时候只觉得是腻死人的甜,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是无比地庆幸……

 

  “——因为,无论多么痛苦的时候你总是那样微笑着   

                                 让我觉得无论受到什么挫折都能继续努力下去。”   

 

    每到这个时候,我总会后悔,后悔当初那个太聪明的自己。你总是这样的,什么事都不跟我说,一个人独自地扛起在他人看来太过沉重的一切。在这样的你看来,我是不是太过愚蠢?而我也想问的是,仿佛这么做是应该的你是不是太过天真?

 

  “在被晚霞映红的景色之中 仿佛能听见那天的歌声”

 

    你为什么总是听不见呢?我的、他们的、还有你自己心中的。 

 

 “樱花 樱花 盛开着 就现在   

                             明白了 自己瞬间即逝的命运”

 

  当初的我们太过年少,现在的我们太过老成。我们在明白了什么的同时又失去了什么,这样的我们又为什么存在于此,踏在这个由美丽樱花铺织成的幸福梦境里?你听到了么,即使无法用口去表达,我至始至终都相信你一定会明白的。

 

  “再见了 朋友 在分手的那一刻 把那不变的心意 现在…”

 

    现在的我不会知道的,就如同那时的你不曾愿意告诉我一样。‘如果当时就那么做的话…’像这样的想法一直在我脑中回旋,但最后我却是败给了那个一直在梦中微笑着的你,没有了以前的我们就不会有那时的我们,也就没有现在这个由你促成的光明。这样的未来是不是就是你期望的呢?

 

“对于现在的我 不知能否说出口那不经修饰的语言   

                                     那祈祷你充满光辉的未来的真正的语言”   

 

    至少在最后,请幸福着吧。请,笑着面对好吗?如果这是已经注定的结局,如果它再也无法改变,那么我会做的。

 

 “变化无常的街道 好象在催促我们一样”

 

    ——我会如你所愿的,在这片没有你的土地上继续活下去。

 

 

   如果是这样,你可以允许我一时的软弱吧?呐?

 

 

   老人的声音显得飘渺又沧桑无力,对生命的结果迫使他低头,但心中的脉搏却会一直不停歇地鼓动着,幸福的,开心的,悲伤的,无奈的,这个时候都会成为我回忆起你的一切吧。也只有在这时我会顿时了然,与你一起的一切嚼到后来都会甜起来的。就如这苦涩的咖啡到最后总会散发出甜香一样,这一定是因为啊,

 

 “相信着 那总有一天会到来的 转生的瞬间   

                 不要哭 朋友 在这离别的时刻 用我们不加掩藏的笑容 来吧…”

 

   我在这里。

   你在这里。

 

   因为,传达到了啊。

 

“沐浴那耀眼的光芒 永远” 

 

  你在我心中的事实。

 

 “——再见了 朋友 让我们在那里重逢”

 

   在那樱花飘落的小路上。

 

 

 

 

 

   一曲,完毕。

   老人闭上嘴的时候,声音还在空气中回响,就连空气的粒子也仿佛因应而变得沉重,沉淀在这个不知是否是悲伤还是快乐的氛围里头。

   你在这里吗?

   对的,我就在这里哦。

   准备结婚的那两人在无意中早就握住对方的手,他们对视一下,然后不意外地在对方的眼里看到自己的身影,以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溢满的某种感情。

“真是的,爷爷。”男的拍拍他的脑袋,“太苦啦。”

“但也很甜啊。”老爷爷呵呵笑道,看着面前的两人丢了好几个零钱到边上的铁罐子里。

“祝你们幸福。”他说。

“…会的,不、是一定会!”一脸坚定。

“嘿,傻小子,还不来……”老人本来想招呼着一直站在旁边的时缟晴人,让他也跟着祝贺一下,但在看到这混血小孩的表情时他楞了一下。

   时缟晴人死咬着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硬是不掉下眼泪珠子,可怜的模样无不让人想要疼爱。

   老人沉默了一下,“…哭什么啊。”他挠挠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情况,像小晴人这样要哭不哭的孩子他还真没见过。

“音乐,很棒。”蓝眼睛的小孩抽了一下鼻子,这让他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眼泪纷纷掉了下来,啪嗒啪嗒地落在雪地上形成深色的印迹。但他仍然执着地看着正缓步离开的情侣。

   两人的手一直在牵着,就连心也相连着。

 “是吗。”他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就如同一个爷爷在看着自己的孙子那样,说起来他的孙子大概也有这么大了吧。

“我是不明白你们所谓的‘音乐’是什么啦,但能让听的人觉得幸福的就是音乐了吧?”他有些迟疑地开口,这句话让忙着擦眼泪的小晴人抬起头看着他。  

   音乐啊什么的,干嘛要管那么多呢?他只唱他想唱的,有了感觉就唱什么样的歌,唱的全都是他对人生的感悟。

   殊不知,最为感动人心的音乐,不是来自那讲究排场的繁华音乐会,而是发自一个人的内心。

   怎么办呢。小晴人只觉得脑袋中有一股驱之不去的热,好似不去做什么就消退不了。那种感觉他不久前才经历过,但现在更加强烈,更加让人难以招架。时缟晴人为此而开始微微喘气,小小的手指是多么地渴望接触到那个平滑的琴键啊!这渴望胜过了他在外独自闯荡的不安,还有对不知何时会找来的父母的害怕。

“我想弹,”蓝色的眼睛看着面前的老人,“我想弹她。”

“哈?”老人奇怪地看着这无缘无故固执起来的孩子。

“不是现在就不行,”时缟晴人甩了甩他的小脑袋,试图在找一个更清楚的表达方式,“我,如果不现在弹她的话,会觉得很难受…”

 

“钢琴……我想要弹钢琴!”时缟晴人原本细弱的声音忽然转大,大得吸引了行人的注意。他坚定地诉求着。“求你了,我想…不、我必须弹她!”

 


评论(14)
热度(32)
  1. 惠风和畅🍃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