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VII

更新了更新了,好累啊。

首先感谢兔脚亲特地私讯推荐我BGM,因为我刚才发文说写文没有适合的BGM什么的,见到你抛讯息过来有点被吓到了w

虽然最后不是用亲推荐的,但好歹认识了一个苍穹同好XD

本期的新角色,在故事中有一定的作用,对晴人也影响蛮大的,所以算重要吧?

总觉得自己都在写甜甜的、治愈系的文,怎么说呢,写完克洛采后就好想写一个虐向【咦

灵感多、坑多,到最后是不懂要更哪个了w 今天只能更克洛采了,对狛日的粉丝们说声抱歉【双手合十


本期BGM:(更新于17-3-2015)才发现原来以前有做微盘账号的我

http://vdisk.weibo.com/s/dkeyoMkkDRgNA



克洛采 VII


  七日的冬雪,之后呢?

 

 

  日本的冬季可以很冷很冷,即使是繁忙的东京城市也有好几次处于零下温度的时候,尽管比起常年受寒流袭击的北海道来说比较少见。莹莹白雪,在大片大片的暴风雪、又或是隔夜的白色雪雨后,第二天总会堆积在视野能见的各处,闪着纯白的光辉。森森寒气纵然让人敬而远之,可总会那么几个人愿意去享受、去沉沦于这场上天赐予的恩惠。

  比起雨,它像是装饰,又如同代表了一年四季骤变定会有轮回重复的一日。新的一年将要到来,只要一想起这个就不免让人打从心底浮现出几丝雀跃。即便现在不得不穿上一层又一层的厚重衣裳御寒,可是只要再一阵子、再等待一阵子的时间,那么新的一年就会如同一个含苞待放的山茶花在那么刚好的时间点绽放,为人带来淡雅清香,为人带来一时间的欢喜吧。

  明媚春天之后是夏季的酷暑,而后秋天的秋高气爽即使微冷亦会带来阵阵凉意,再然后呢,是雪一般的明丽冬日。周而复始,永生不灭的四季循环。

  而时缟晴人最喜欢的,莫关于冬日冰雪的时日与夜。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白色的雪从来就没有机会让他联想到那些不开心的事,冬日在他印象中全都是美好的回忆,让他一遍又一遍回味的同时不住露出笑意。

  是的,蓝色的眸子只要在看到冬天的白雪就会流露出犹如雕琢过的蓝宝石的光,内敛又带着深刻的纹路,漂亮得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当然,艾尔艾尔弗从来都只把这个想法放在心里,不愿说出口。

 

 

 

 

  ——美好不是一开始就美好的。现在的我认为那时候的美好,其实是建立在当时的我觉得‘糟透了’的情况下。

 

 

 

 

  真是最差劲的一天。世界上第一差劲!

  蓝眼睛的小孩子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行走,身上套着的是他随便从衣柜拿的绒毛外套,格子纹的膝长裤在这寒冷冬季里不免觉得冷,但他不想回去。

  在现在的时缟晴人看来实在是太过细小的双腿就这么踏在积了厚厚一层的白雪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子,小小的靴子布料有些破损,带子也松了些,在雪中行走脚总觉得凉飕飕的,很不舒服。

  顶着一头没有细心打理过的翘毛,蓝色的眸子从左往右看,又从右往左看,显然没有一定的焦点。他打量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莫名觉得有些新奇,还带着对自己一个人瞒着家人从家里跑出来的小小兴奋。

  经过的新人略带好奇地瞧着这名可爱的小男孩,褐色的发蓝色的眼,东方人的外貌上镶着的是外国人透彻鲜明的眸,混血儿似乎总在各地引起人家的注目,在别人看来小晴人又讨喜又惹人怜爱,头上戴着的小帽子歪斜一边摇摇欲坠的模样配上他此刻的表情,大大的蓝眼睛颇有几分无辜的韵味。

  时间是下午,周末。

  街上的人很多,在这里和那里来来回回地行走。时缟晴人这样一个孤零零的小孩子是有些难见的,毕竟像他这么一个岁数的身旁一定都有个父母才对。也因此,在众多大人的身影中,小晴人在其中艰难地前行,偶尔碰到前方的人行道就不免遭遇到一波又一波的人潮袭击。有时刚从人海中脱出得以喘气,又会遇到几个穿着制服的高中女生在他脸上揉啊捏的,直呼着什么好可爱,搞得时缟晴人只能瞪大眼睛撅着嘴看着她们表示自己的抗议。

  时缟晴人当然不知道是因为这幅皮相给他引来的麻烦,但他也答应过妈妈要做一个有礼貌的好孩子,所以他只能任由这些人在对他单方面的上下其手,等到他们觉得满意后才软软的说一句“我可以走了吗?”,大半时候往往引得人家更热情的反应。

  又一次从谁谁谁那里脱身后,在接过路边一摊子的大哥哥免费递来的水果糖,时缟晴人向他认真地说声谢谢后才离开。

  水果糖在阳光下亮晶晶的洒着银白色的糖霜,跟白雪一样漂亮。小晴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拆包装,收进外套的口袋里。等到回家时再拿给爸爸妈妈他们吧。

  至于什么时候回家呢,他还不知道。毕竟现在家里是那个样子。

  时缟晴人眼睛不知为什么晃了一下,眼角扫到某个东西后猛然放大,然后由原本有些暗沉的蓝色顿时迸发出明艳的丽色,这个可爱的孩子这时的反应就如同看到了爱不释手的玩具,小短腿快步迈动,扶着要掉下来的小帽子他在白雪上踏呀踏地走到一个玻璃窗前。

  大大的玻璃窗是这间看起来就很古典的店所展示给行人的空间。里头是一架钢琴,黑色华美的翻盖钢琴在特意设置的小型聚光灯照耀下现出几分金色的线丝纹路。在黑白按键处一条细细的长形架子显然是放着琴谱的地方,不过现在由于是在展示的关系,时缟晴人能看见的只有上头刻着的钢琴厂牌的商标,一圈花纹正中央是一个花体字母K,是他没看过的牌子。

  当时的他对钢琴懂得不多,只知道又弹又看的,全然不明白当今钢琴的市价,甚至是业界有名的钢琴牌子,他偏头看着一旁标着的价钱只知道那绝对是他还不起的数目。

  不过真漂亮啊。时缟晴人心想。对,真的太漂亮了。

  小男孩看得整个脸都要贴到玻璃上了。随后他又想到什么而甩甩头向后退了几步,只不过视线还是扎在那架钢琴身上不放。

  细小的手指没戴着手套,在这样的天气里早就冻出红色而没有知觉,但时缟晴人不知为何觉得手痒痒的,有着想要做出什么的冲动。

  他想,他想弹这架钢琴。

  “唔。”漂亮的蓝眼睛只觉得委屈极了,小孩子的脑袋瓜还小不懂得世事,不过显然他知道什么东西可以碰什么东西不可以,黑色钢琴看起来这么高级肯定是不允许他随便乱碰的,可是他又很想弹它,怎么办呢?

  小晴人暗自苦恼,这让一旁从刚才开始就看着的某个人不禁想笑,他摇摇头终于忍不住开口:

“可爱的孩子,你站在这里是打算做什么的呢?”

  时缟晴人本能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纪不小的老人正坐在地上眯着眼睛看着他,他坐着的地方周围似乎特别清理了雪堆,露出路人行道的红色块痕,而这位老人就坐在一块铺好的布上。在这家摆着钢琴的店与下一间店之间的角落,他就坐在那里。

  他笑得慈祥让人心生好感,但身上的衣服在这个冬天实在是太过单薄,裤脚处还破烂得都是断掉的线头,一身脏兮兮的形象让时缟晴人犹疑是否要向他搭话。

“嘿,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呢。”

  老人又笑笑地说道,还顽皮地眨眨眼。

“…我、我只是刚好经过。”时缟晴人自然是不怕跟陌生人说话的,你看他刚才都跟那么多个陌生人对话了,只是在想到老人方才也许看过他这一系列有些没头没脑一直窝在玻璃窗前的举动时不由得感到羞愧。

“你喜欢乐器吗?钢琴?”老人闻言并未表示什么,他指着玻璃窗,瘦弱显骨的手是不如外表的有力健壮。

“…也说不上是喜欢。”晴人有些口不对心。

说谎。

“真的?看你刚刚盯那钢琴都瞧出洞来了,总不会以为它是吃的吧?”

  老人说到这里,晴人便本能地大喊:“才没有呢!”,在见到对方哈哈大笑后薄脸皮的小晴人红了一张小脸。

 

“家里人呢?”

“我自己跑出来的,不可以吗?”

“那可不行,爸爸妈妈可是会担心的。”

“…那就让他们担心去吧。”时缟晴人低垂着眼。

“小孩子就是这么轻松,说走就走的,也不想想会不会给其他人添麻烦。”

“…我说你烦不烦啊!”时缟晴人恼羞成怒,与老人的一问一答似乎也超出了普通的陌生人的程度。

“老人家不嫌烦,你嫌什么啊。”这位老人头靠着搭在膝盖上的手,他盘腿坐在那里好似一点都感觉不到冷。

“…”时缟晴人别过头,决定转移话题。“爷爷是在这里做什么的啊?”

一个人在这里,年级也很大的样子,不用回家吗?

“在卖艺呢,没钱养家只好这样了。”老人说着从背后拿出一台吉他,在吉他身上敲了几下。

  小男孩有些好奇地望着这个乐器,他还真没见过人家弹吉他,于是兴致勃勃地问道:

“弹几首呗?”

“傻小子,我弹要收钱的啊。”

“切。也是,不然怎么叫‘卖艺’呢。”

“算你聪明。”

 

  就在这时,有一对情侣经过然后在这两个人面前停了下来,情侣挺年轻,20几岁的样子,女方挽着男方的手看起来很亲密。

“爷爷啊,下个星期我和小雏就要结婚了,来一首祝福一下吧。”男的抓着头有些不好意思,旁边的女孩子笑出声。

  ——显然是个熟客。

“好勒!”老爷爷吆喝一声,这声音吓了时缟晴人一大跳,但老人根本无暇顾及,他手指拨了几个音就径自弹唱了起来——


评论(12)
热度(31)
  1. 惠风和畅🍃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