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狛日】两人只要有爱就没问题了吧? <11>

<11>


【雨】


 “哎呀呀,这雨下得真大。”

  有谁这么说着,接着是其他同学不时冒出的对这天气的埋怨。这个下午忽然下雨了,从一开始的毛毛虫小雨越来越大,到后来雨打击在地面上的声音甚至都掩盖了台上老师讲课的声音。闪电在乌云密布的天空偶尔轰隆隆作响,搞得日向创也没有什么心情专心上课,这实在有违她平日好学生的形象。

  虽然老师提高了声音要求学生肃静,但这无法改变什么。本来安静的空间只要一开始吵嚷就无法变回原样,一时间班上能听到的除了学生的对话声再也没有其他。大都是对这突然的变天感到无奈,男生还嚷嚷着说什么下午不能打球,一天不打球当然不会怎么样,只可惜当对象是那群球痴就不一样了。女生的话还比较好点,她们好歹还是把老师放在眼里的,轻声的说话在坐在最前方的日向创看来像是悉悉卒卒的声音。

  日向创余光扫了一下包里的折叠伞,轻呼出一口气。

  放学的时候去那家伙的班看看吧。

 

 

  “那么明天见,日向桑。”

  “嗯,明天见。”

  “你有带伞吧,那就不用我送咯?”

  “…我什么时候向你借过的?”

  “哈哈。”

 

  对朋友打声招呼后日向创便走出课室,往另一边走廊上的本科班走去。走廊上稀稀落落的都是学生,大概是因为雨下太大打算慢点再走吧,也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带伞所以无法离开。有些人在看到她时脸色总会一变,然后别开眼神假装与旁边的朋友说话,不用去想只要一看见他们的眼神,日向创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创与本科生关系亲密的传闻,在学生群里是人尽皆知。

  当然,身为本科生的索尼娅她们作为当事人并没有表示什么,何况自己的青梅竹马狛枝也是本科生的一员,这样的日向创要说与本科生没什么关系那还真是谎言。只是好端端的友谊、好歹日向创跟本科的人之间也有了不坏的朋友关系,只是碍于本科和预备学科的身份就要被他人批评侧目,这真的让人感到不耐。

  即使习惯,但日向创还是不免地加快脚步,希望能尽快见到那些不会计较她身份的朋友们。

  “狛枝在吗?”日向创从本科开着的门板探身,眼睛往里头一看一眼就看到那个白发少年的身影。

  “啊,日向桑!”狛枝从与其他人的对话中抽身,他走向褐发少女面前,“怎么了吗?今天特别地早呢。”

  日向创拿出折叠伞在他面前摇了摇,一脸奠定地说,“你没带伞吧,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啊、谢谢。”自家青梅竹马该说是善解人意呢,还是非常了解自己的脾性好呢,他还真的忘了带伞,打算待会与青梅竹马碰面时再说的。

  “那么走吧?”少女说,然后拉过他绿色大外套的袖子,这不知为何有点可爱的小动作让狛枝感觉心被填满满的,本来被下雨天搞出来的坏心情也随之消失无踪了。

  自家的青梅竹马果然是治愈系——!

 

在大楼门口的鞋柜把室内鞋换过后,日向创打开折叠伞示意狛枝跟上。因为下雨的关系,加上被不少学生踩过,地板上都是湿哒哒的水印子,走起来让人容易滑倒。有些艰难地走到日向创身边,狛枝笑着从少女手中拿过伞,“我来拿吧。”

由比日向创高的狛枝说这句话,理由大家自然知道。

不过这在两位青梅竹马的互动也是惯例,所以日向创习以为常地把伞递过去,她伸手拿过面前少年侧背的背包抱在怀里。

“这个我拿吧。”

“…果然外套还是借你穿吧,雨下这么大校服会湿透的。”

“没事,又没有人看。”少女摇头毫不在意。

可是我会啊。狛枝在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虽然对他来说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杀必死,但是在路人也会看见的情况下还是不露毕竟好是不是?

——结果少女最后拗不过固执的青梅竹马,还是穿上对方的外套了。

别人衣服上传来的微微热度,总有着身体也要跟着熔化的错觉。这样的自己真奇怪呢。

 

 

在雨下走着的两人。

少年撑着伞,少女则在一旁与他肩并肩一同行走。蓝色的伞面遮住他们的上半身,从旁人的角度仅能看见绿色的外套衣角还有深色长裤的影子,在朦胧雨夜中倒构成一道不错的风景线,让人会心一笑。

就在这无声的静寂中,有谁开口了。

“说起来,小时候也有这么一次呢,忘记带伞什么的。”狛枝说。

“好像有印象。”日向创眨眨眼,青梅竹马忘记带伞的事常见得她根本没有注意细节。

“呀,我可是记得很清楚的啊,那时的日向桑虽然只有小学3年级就已经可以制服5年级的坏学生啰。”

“……糗事就别提了。话说这跟你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只是刚好想到而已。”狛枝轻笑出声,“真的,小时候的日向桑勇敢得不像一个女孩子。”

“是你太柔弱了。”日向创挑眉,顺手在对方腰间一戳。

“唔噗——饶了我吧…”

 

 

小男孩有着一头晃眼的白发,他跪坐在路灯下的小小角落看着面前的路不发一语。

雨在下着,但他没有伞只能任由雨水在他头上滑落到脸颊,由此遮盖了他日渐模糊的视线。衣服全被雨水打湿贴在小小孩子的身上。这样是很容易生病的,大人常这么说,但他只觉得又饿又累,走了很久很久的路到最后只能坐在这里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小男孩心里知道他迷路了。迷路,这是他不久前学过的新词。

跟人走散了就是迷路,而他的确跟人走散了。只是一时停下脚步而已,他跟青梅竹马牵着的双手就被人群冲散,结果他就不知何去何从了。

怎么办呢?他的脑中充满着疑问。

而雨还在下。

在路面上滴滴答答作响,小孩子漂亮的浅色眼睛此时此刻随着主人的心情而变得暗淡,他不禁想着自己是否就这么呆在这里一直到永远。雨总给人一种错觉,一种好似可以将之化为永恒的错觉。

好寂寞、好孤单。

…总觉得,好难过。

下雨了,路上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自一个。

来人吧,随便谁都好,来救救他吧。

男孩把小小的脑袋埋进自己用膝盖围出的堡垒,瘦弱的影子在路灯下摇摇晃晃。

——然后雨停了。

 

——准确来说,是被挡住了。

 

小男孩猛地睁开眼睛抬头。

“你在这里做什么啊!”扎着小马尾的小女孩拿着伞遮住了两人上空掉下来的雨,大大的雨伞张开将两个孩子都庇护在里面。

在伞下的阴影中,小狛枝傻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青梅竹马湿漉漉的头发和脸颊,她的腮帮子还浅红浅红的,嘴里还喘着气像是跑了很久。

“日…向…桑?”

“是、是我。”小女孩瘪嘴,看到对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又将伞向那里推过去了一些,“走吧!”

“啊?要去哪里…?”

牵着青梅竹马的手,两个孩子原本冰冷的小手此刻在互相传递着人体的温度,褐发的小女孩回过头露出笑容,就连阴沉的天也无法掩盖她的笑颜。

“还用说吗,当然是回家啊!”

回你的、回我的,回我们的家啊!

 

 

“今天就不上门打扰了。”狛枝站在日向家门前,因为他没带伞所以日向创索性将伞借给他,明天再让他还回来。

“路上小心。”少女捏着绿色外套衣角,“这个我洗好明天还你吧?”

“嗯。”狛枝侧身,确认没有什么东西忘了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日向创摇了下手。

“日向桑?”

“唔?”

站在门前走廊的日向创歪头,她看着走廊外站着的狛枝感到有些疑惑。走廊外的世界还在下着雨,白发少年单手拿着伞微微弯腰,对距离不远的日向创笑了一下。

然后——

 

“!?”日向创发出一阵惊呼,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但狛枝早已缩回去背过身打算走人。

这什么?这什么啊!?

少女触碰着还残留某种温度的脸颊,仿佛可以感觉到烫人一般的红。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绿色的外套贴在她身上的感觉是那么地鲜明,让人不由得想就此逃离的地步。

 

 

 

 

——我有时候会一直在想,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抱有这份情感的呢?

——我只是个渣滓,我只是个被人唾弃的垃圾,这样的我应该是……应该是不可能的啊…?

——致、我永远的,同时也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的……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