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艾晴】克洛采 IV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这大概就是今天写得比较快的原因?

克洛采我都是每天写好、看错字、修一下措辞就这么发出来的。所以肯定会有BUG,很多很多的BUG。

晚上很慢睡会觉得很累,精神不济,但没办法现在能够写文的时间只有这时候了,所以就牺牲一下吧。

想说趁放假多更一点,因为一开学我一定又变成神隐状态,总有一天肯定连填坑也懒得做了吧。

有写总比没写好,希望自己能继续加油!


本次的BGM是这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TeavJ9frA



 黑暗的空间被从正中间打开了一道缝隙,外头的光尽数洒落进来,仿佛可以看见光的粒子在空气中跃动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与此同时,室内的装设也随着电灯开关的开启而一目了然。

  简单的家居式,由被打开的大门后衍生出的一整个大空间是隶属于客厅的范围,墙上镶着宽屏液晶电视,铺开来的地毯上方还摆着一个长方形桌子,略显凌乱地堆放着文件纸张。时缟晴人将笔电从背包里抽出直接放到那个桌子上接通充电器,随即如同一个在外忙碌许久的人终于回到自己的居所一样全身失力地往后一倒,就这么落在米色系的皮革沙发上。

  准确来说,这里的确是他的家。

  6点了,天该暗了。

  “唉……”头向后靠着沙发,他用手臂掩住双眼。光亮现在在他眼中是那么地刺眼,简直到了要灼伤人的地步。大学生活自然是忙碌的,生活节奏非常紧凑,熬夜对于大学生来说并不稀奇,时缟晴人的双眼若注意一看也会发觉眼白部分布着血丝,疲态浅显易见。

  但他叹的不是这个——他早就习惯这样子的生活了——而是下午在去过教堂之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叫他疲惫不已,精神上的。

 

‘我想订下你从明天开始直到我下一次音乐会开办的时间。’

 

  啊啊,真是的。时缟晴人烦躁地抓乱自己的头发,事情发展太突然他真想就这样躺下去一觉到天亮,逃避一下现实。

  艾尔艾尔弗。他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

  在教堂里遇见时,他只觉得对方的相貌十分漂亮,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女生口中的美少年吧?从时缟晴人的角度来看,艾尔艾尔弗的外貌即使作为同性也是能单纯当做艺术品欣赏的程度。

  与其样貌完全成反比的是他的性格,完全没看别人说话就直接决定所有事情。老实说,就连时缟晴人这个甚少生气、情绪失控得被戏称是‘烂好人’的存在都忍不住地觉得很火大。

  

‘开什么玩笑!’

 

  ——非常火大,超级火大的那种。

 

  他说他是名钢琴家。时缟晴人偏头看向液晶电视下边的木架子,那里大都放着电视剧和电影的DVD,此外也因为他兴趣的关系而摆着一小叠的古典乐片子。而最上面放着的,赫然印着某个熟悉的人的图像。

  所谓熟悉,就是今天下午才见过并且还闹出不和的地步。

  时缟晴人爬到沙发边上,探手往架子上拿过那个片子,CD夹上银发年轻人闭着眼睛弹钢琴的画面十分清晰惹人注目。在歌曲清单旁边还刻着刻意加粗的黑色大字:

 

‘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钢琴家’

‘艾尔艾尔弗首次登法演奏曲目精选’

    诸如此类云云……

  

  原本时缟晴人是抱着好奇的心思买下的,想了解一下被称为天才的地步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但在下午那段不太愉快的插曲后,时缟晴人直接将一开始对对方技艺的敬仰抛之脑后。

  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种人啊!时缟晴人微微眯眼,这幅动怒的样子在他身上简直就是稀有。先前也说了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只要没超过他的那条线的话时缟晴人可以说是任由你怎么做都行的,只要是在人可以普遍接受的范围就是了。

  可是很不巧,这位名叫艾尔艾尔弗的著名钢琴家简简单单地就过了那条线,像是嫌这样还不够地在点上踩了又踩,也难怪时缟晴人在想到这个人时就无法给对方好脸色看了。

  初遇的时候,他还没把对方跟那个大钢琴家联想在一起。该怎么说呢?是因为CD夹上的照片跟本人的气质差很多吗?时缟晴人瞄了手里的CD夹一眼,照片上的艾尔艾尔弗一点都没有那实际见过的、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他闭着眼睛全然投入音乐世界的模样倒可以让人联想到温柔这个字眼。

  可惜在遇到本人的时候,冲击性的现实着实让他心楞阿楞。

  他原本还以为对方即使看上去有些严肃,却一定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呢。毕竟照片上他手指弹奏纯然忘我的姿态让时缟晴人在第一时间就了解到这个人绝对是懂得音乐的。

  音乐她啊,温柔得就像母亲一样,让人眼睛发酸得想哭,那样的感觉时缟晴人是切身经历过并且印象深刻。

  带给听者幸福的音乐,传递着可以让人一夜好梦的安详催眠曲。

  还以为艾尔艾尔弗一定也是这样的……时缟晴人低着头,阴影打在他脸上表情都看不清楚。这样不就显得当初受其感动而流泪的自己是个笨蛋了吗?他不禁感到懊恼,自己方才的举止想必很失仪态,因为他是非常不留面子地直接拉开椅子走人。

  他在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面前失控了。

  理智上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内心的某种情绪正在鼓动着说你没有错。时缟晴人的心里一直以来就有什么东西扎在那里不离不去,那是自从受到音乐感染后而逐渐在那里出芽开花的,对音乐的崇尚与热爱。这份心情容许了他对艾尔艾尔弗的无礼,还进一步地允许了他的一走了之,全然漠视对方正要展开话头的话语。

  不对的、这样是不对的。离开那里的时候,时缟晴人快步走着,脑中闪过这么一句话。他能够再次地弹钢琴,触及音乐的领域便已经是极限,除此之外的任何事都是不被认可的。有能力奏出乐谱的音符、美丽的琴音,那是最大限度的恩赐,他本应不能要求太多。

 


  时缟晴人曾经放弃过音乐。

  而再度拾起音乐意味着对音乐的亵渎。

 


  他做了太多对不起音乐的事,这样的他还有什么资格登台,甚至与艾尔艾尔弗这名钢琴家四手联弹呢?

  理智再度回笼时,他意识到先前自己对艾尔艾尔弗的态度太过冲动。但那时他已经走进地铁站的入口,距离那个露天咖啡厅有一段距离。也许艾尔艾尔弗还在那里,也许对方见事情如此决定就此离开,几率是一半对一半,决定权在时缟晴人自身罢了。

  但时缟晴人的决定是不要走回头路。他大步走着,到后来是跑着回到自己与父亲住着的公寓,似乎是在逃离某个怪物的追击。怪物,或许指的就是心魔,折腾了他很久很久还不愿意放过他的,对音乐纯粹的恐惧。这份恐惧在不断啃噬着,侵蚀着,会在某一天把你吞噬殆尽不留骨骸的余地。

  ……所以说能够弹钢琴就是极限了,怎么还可以奢望自己在众人面前表演呢?

  时缟晴人露出一丝苦笑,这为这位20有余的青年涂添了几丝不太符合形象的沧桑。他转身扭开扬声器的电源,将CD放入播放器,欲让自己沉沦于西方古典乐的怀抱。手指刻意跳过艾尔艾尔弗的片子,转而捏出后来的‘巴哈’。

  音乐悠扬,在室内响起。偶尔有浑厚的男中音又或是高昂的女高音不时从米兰的某一层公寓低低传来,经过的人什么也不会深入去想,权当那是居住的人某个不伤大雅的小兴趣。

  但是在时缟晴人眼中,音乐的回荡总比家里‘什么’都没有要好得太多了。



评论(6)
热度(46)
  1. 惠风和畅🍃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