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因奈】发烧

建立在很普通的校园日常的基础上,太久没写文都不懂自己在写什么了,其实我只是想写最后那一段而已

脑子里面都是糟糕的东西,即使现在身体不舒服也阻止不了我YY的脑子(X

最近附近的人都在感冒生病,就连我也被传染了,喉咙又干又疼,超级不舒服。

发完后就去睡了,总之晚安。

对同是因奈同好的人说声你好w


P/S 最近黑掉的斯雷因我觉得很好啊


  斯雷因是让剧烈的头疼给弄醒的。

  “咦……”本能地开口,结果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又沙哑又难听,像嘎嘎叫着的乌鸦、又极其类似某种接近嘶哑的音色,从喉头处浮上来的一种燥热感似乎可以从那里喷出火来,就算咽了口水还是感觉口干舌燥,这种身体严重缺水的‘干旱’在此刻看来竟是永远都治不了的。

  啊啊,发烧了吗。

  后知后觉地领悟到这个事实,是在他从对面的镜子瞧见自己不正常泛红的脸颊的时候。

  脑袋昏昏涨涨的就像在坐过山车之后带来的晕眩感,与之而来的是视线的模糊。斯雷因连忙将手撑着床边才不至于失去平衡直接倒下。喉结滚动,叫嚣着水的滋润。直到帘子随风飘动的时候,他才感受到一股寒意而不自觉地缩起脚趾趾节。

  背后早就被汗沾湿,黏腻腻的感觉并不舒服。

  但斯雷因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在现在的情况下起身肯定是做不到的,直到刚才仍然努力撑着床边的手也到了极限而泄了力气,于是他的身体往一旁倒下。

  仿佛可以见到灰尘因此而扬起又落下,在一片模糊中他闭上眼又昏睡了过去。

 

  

  额头冰凉凉的触感是发热的身体所渴望的,耳边可以听见水被搅动发出的声音。

  他猛地睁开眼睛。

  扑入视野的还是自己房间的景象,窗口还开着,帘子不时随风摇晃几下。但从空气中感受到热烈暑气还有窗外那高升的太阳便能看出,时间大约是正午的前后。

  “感觉怎么样?”熟悉少年的声音带着一贯的冷静,斯雷因看向他的时候,那人正将探出去的手收回,细长手指上理所当然有着明显的骨节和青筋,而且还因为那人肤色较白而更加明显了。

  红色没有一丝波纹的眼眸就这么直直望着斯雷因,被看的人除非已经习惯否则绝对会别开双眼,因为那人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直接,好似可以看透人一般让你悚然。但对斯雷因而言,他是愿意与之对视的,只因为那双眼睛直接得只要留心观察便能看出主人的情绪和情感。

  斯雷因可以从那双眼睛中感受到不易察觉的关心,他知道那不是错觉。

  “还、还好。”他犹豫地开口,声音也不像早上起来时那般沙哑了,他想是伊奈帆在他昏睡的时候喂了点水的缘故。

  与睡梦中感觉到的冰凉触感又一次落在他额上,伊奈帆的左手就这么放在斯雷因额上估量着对方的情况。斯雷因微微眯眼,这样的冰凉在此刻看来无疑是惬意的,只可惜伊奈帆只维持了几秒便收回。

  “刚才帮你换了衣服,药和水在桌上记得吃。”伊奈帆从床边的椅子上站起,他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刘海,身上的学生制服因为坐姿而压出几条皱褶。斯雷因意识到对方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连领带都没脱,领子都没松开,就这么处在他闷热的房间里。

  他眨眨眼,心想难不成对方是翘课跑过来的吧?

  心底泛出一阵窃喜,为自己能够让一向冷静自若的好学生伊奈帆抛下课业跑了过来,他觉得这场病生得真值得。

  对方兴许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淡然的眼睛瞥了他一眼。

  “我先去煮粥,你再睡会儿。”走出房间之前,他顺便将一盆子水连带浸在里头的小毛巾一同拿了出去,一番的忙碌无可避免地让伊奈帆流了汗,半透明的白衬衫贴在背上显出均称的背部线条。

  斯雷因还是会感到口干舌燥,但现在不再是因为自己发烧的缘故。

  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

 

  “不准。”刚走出房门的伊奈帆没走几步又转过身,没意外地看见对方直盯着的眼神。看来是好得差不多了,已经有心思去往那方面想了吗。枉费自己方才还费心费力地照顾他,早知道他痊愈速度这么快就不要那么操心了。

  “至少…来一个睡前的晚安吻吧?”斯雷因小心翼翼地要求道,对方那一股脑陷在学业海洋里的行为模式一直让他头疼不已。

  他挠挠脸颊,外国人深邃的淡色眼睛由下往上看着伊奈帆,营造出一种可爱动物的错觉。

  他们维持着一站一坐的姿态对视了良久。过后,伊奈帆叹了一口气。他再度走进房里,将手头的东西随便放在一旁后就撩起斯雷因的额发轻轻吻了一下,嘴唇磨蹭过肌肤的感觉让斯雷因觉得就像是在他心头挠痒痒一样地难耐。

  斯雷因说:“伊奈帆,我很热。”

“那是因为你在发烧。”伊奈帆说。

“恩……”发烧的沙哑嗓音到一个程度就会化为诱惑人的磁性。斯雷因抿嘴。

“刚才就在想了,伊奈帆的手真的很冷呢。”他握住对方的手放在他颊边轻轻磨蹭。

这是某种讯号。

“我体质寒,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伊奈帆对于对方有些超出限度的举动还是淡然以对,但耳边一小点的红埋在细碎的发丝里不让人瞧见。

  斯雷因笑了一下。

“嗯,我知道。”

 

 

  ——“所以让我帮你把身体暖和起来,好吗?”

  直勾勾盯着伊奈帆的眼神当然不是可爱的动物所会拥有的,他应该是披着羊皮的狼才对,伊奈帆再一次这么认定。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