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现役的课余创作者;
语言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雀跃不已。
书是城堡,文字砌成世界。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一直握着笔写下去。

混账。

不急。反正每天都是凌晨1点才睡,我们可以慢慢来。

好吧我相信你们可以从文中感觉到我急欲完结克洛采的野心......啊不,是豪情壮志......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算了(。)

那啥最近都挺忙的。因为放假嘛,想说有时间就来更新吧。也没时间翻TAG看文。活动有点多,书单也想赶快完成。学业方面也差强人意。总之马马虎虎啦,大家看文开心就好。

大家若有兴趣不妨跟我聊聊剧情什么的,或者是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我都会看的,就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就这样。


【艾晴】克洛采 XXXIII

    安逸的夜。艾尔艾尔弗在床上是背靠着的坐姿。床边灯亮着,蜡黄昏浊的灯光,像极了初升起的暖阳,扩散在空气中,那微微的热度融化了,融化在这略显清冷的夜里,与那银灰色的月辉截然不同,又化为一体。又冷又热,又凉又温。奇异的温度渗入骨骸,四肢都温暖起来了。


    不会让人昏昏欲睡,这温度倒是让艾尔艾尔弗睡意尽消。他真的是睡不着了,把电话放回床边的小桌,又把手收了回去。他的眼睛望着前方,但没有聚焦的,只是茫然地看着半空。空无一物,没有东西。一切如故,家具摆设还是自己脑中的那副蓝图,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变。...


【艾晴】克洛采 XXXII

    时缟晴人还是联络了他。那个距离他如此遥远的人,艾尔艾尔弗,他的联弹合作者,他曾经单方面认为的音乐挚友。以及,他曾经以为不可能,最后却化为可能甚至必然的,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同为音乐所折服的知己。他从来不觉得艾尔艾尔弗会认可他的想法,就如那个从来只凭着自己的想法而行动一样。那个人看起来就像他心一般的孤傲,可是时缟晴人有幸接触到了他的内心深处——他不敢说那是那人的全部——他接触到了,然后为那背后的细致和严谨所折服。


    那是名为音乐的爱。因为爱,所以关心,所以细心,所以不容许自己有丝毫差错,让人难堪。由...

【艾晴】克洛采 XXXI

    创世记 1:26-28


    ——上帝说:「我们要照我们的形像、按我们的样式造人,让他们管理海里的鱼、天上的飞禽、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各样爬行的动物。」於是上帝照自己的形像创造人,就是照上帝的形像把人创造出来。上帝创造了男人和女人。上帝赐福给他们,对他们说:「要繁衍增多,遍满地面,开拓大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天上的飞禽和地上各样爬行的活物。」


  *


    何谓爱?...


克洛采,有生之年系列。

完结遥遥无期。

对,我在给自己下套。

求:本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艾晴】克洛采 XXX

呜哇,已经30篇了吗【。

总之久等的更新,大家等得也辛苦啦!

看了下字数,发觉快10万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这么多,话说上次更新是什么时候啊哈哈哈哈哈

看着升上去的粉丝数量,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太久没更新了呢,嗯。

以后估计都是周更,争取把克洛采完结!加油!


  回国后的艾尔艾尔弗回家后干的第一件事,不是为家里的钢琴调音,也不是去看看家里有什么东西不见。他竟然是直接把东西丢在地上,然后走到楼上自己的寝室。阿德莱伊也跟着他来到这个人的家,对那人的举动他是见怪不怪,无奈地叹声后弯腰把艾尔艾尔弗遗落在地上的东西都一一拾了起来。...


【艾晴】轻轻倾听,人亦沉默 上篇

一个姑娘的失忆梗点文。

因为还没写完所以就先不艾特她吧!

只是在混更啦(咦

话说你们想我吗哈哈哈


  据说我叫时缟晴人。

  据说我失忆了。

 

  一、


  我醒来的时候可以听见雨的声音,就是那种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其实什么都没法看清楚,只能看到好几个大概是人的轮廓在周围打着转,更可能是我的人在转,因为我只觉得头很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袋炸裂爆开、炸裂爆开…然后一直重复的机械式动作。...

【艾晴】克洛采 XXIX

下一篇或是下下篇,妖精应该就会出场啦!

总之最近在赶贺文,还要争取把克洛采完结。

不完结不行,因为夸下海口所以只能默默地去填坑【别目

好希望妖精快点出场啊,进度超慢有木有~


  医院是白色,牢狱是黑色。

  然而白非纯白,黑也并非纯黑。其中带红,乃是如血般浓稠艳丽的深红;白中带红,那红又可见于这四方黑暗:医院救人于水火患病之间,染血是在所难免也是世人称颂歌泣,可牢狱却是处处伤痛,处处悲鸣,痛彻心扉,血溅墙壁的究竟是实体酷刑还是精神上的煎熬倒也不再值得深究。

  他在这里。

  他就在这里,这牢狱之...

【或雪】芳华烟火

 @Galaxies 

久等啦!那个,不知道好不好吃,还请你笑纳╰(*°▽°*)╯

希望你吃粮开心!♪(^∇^*)


  狐狸奔波千年,终于在一方落脚。

  他看过万千山水,见过无数美景。他的脚印踏在雪泥上,如鸿鸟的爪印,不一会儿便被掩盖。尾巴扫过野草,扫过花瓣,扫过水潭,在他走过的地方划出一丝一丝的涟漪,然后消逝。

  他是狐狸,看见昔日农村被铁皮覆盖,看那绿色青翠的地方逐渐灭去踪迹,成了钢筋高楼。当时光在变,狐狸的心境也悄然改变。原本空无一物的大地出现好多条路,那是人走出来的,他...

2015-11-16 /  标签 : 同人或雪 33 3
上一页 1/6